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时代 法界转经轮大共修超度中心

法界转经轮超度大共修 微信zongf181818

 
 
 

日志

 
 
关于我

原创书稿近100万字:《全然接纳》《意识的觉醒》意识进化的次第。原创新学科《意识科学》。原创性博文。虽原创和引用大量新时代词汇,但宇宙真理不变。佛法是对永恒的生命真理,采用与时俱进的阐述。邪师恒沙之末世,修学必依清净传承为本!回归佛经祖论!研读原经文为本,祖师论著为辅!佛力为本,闻思为辅!吾所依传承者:弥陀释迦龙树天亲昙鸾道绰善导莲池藕溢印光也!此是佛力能量之管道,启佛力信心之门户,直达吾心海。心莲自开,往生业成!舍凡夫垢身,游极乐香光庄严。

网易考拉推荐

救度门=超度门:超越宗教,超越要弘二门。  

2014-06-21 22:51:59|  分类: 救度之门 书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了慧净法师编述的《人生之目的》中的地狱之苦喻,我不禁又浑身颤抖,既为自己也为那些地狱众生。要是不亲身经历地狱各种刑罚的话,我对地狱之苦的感受只能停留在对文字的理解上。2006年从农历6月18日那天开始,我的神识在地狱里整整呆了五天,这在五天时间里我受尽各种刑苦的煎熬。说出来不会有人信,连我师傅也感叹说:“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无法相信!”<br/><br/>那段经历想起来仍心有余悸,看完《人生之目的》中的地狱之苦喻后,我想我应该把自己这段亲身经历写出来,以警示世人。大家信也罢不信也罢,我认为做为一个佛弟子,我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br/><br/>从2006年农历3月开始,我师傅学会用弥陀本愿救度法门超拔法界众生,又快又多,很殊胜。《无量寿经》弥陀第十八愿讲:“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称我名号,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世间人的怀疑心大,有人念了一辈子佛也往生不了,都是因为对弥陀本愿没能正确了解,对弥陀的慈悲愿力不能完全信受,不肯相信佛力接引,非要靠自力修行,结果一个“三根普被,利钝全收,万人修万人去”的法门搞得很复杂,成就的人很少。三恶道众生,特别是饿鬼道和地狱道众生出离心很强,给他们开示明白,告诉他们阿弥陀佛发过什么愿,西方极乐世界什么样,让他们不要怀疑地称念一声至十声“南无阿弥陀佛” ,它们只要学会念佛当下就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庄严实报土。畜牲道众生寿命不到,可以开示让它们舍报,一样可以当下往生。因为这些恶道众生深信往生完全靠佛力不是靠自力,念佛的时候一点儿也不怀疑,更不会夹杂,只把一句六字名号做为救命绳,所以他们往生的品位很高。开了眼又能跟其它五道众生打交道的修学不妨试试这个法门,只有亲自试过了,才能真正体会到弥陀的慈悲,才能真正相信弥陀的救度是主动的,平等的,没有任何条件的。阿弥陀佛根本不在乎我们有没有礼拜他、供养他、恭敬他,他只要我们愿意称念佛号让他救度,就很高兴。因为阿弥陀佛把我们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资粮全都准备好了,放在“南无阿弥陀佛”这个六字名号里,我们只要相信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完全靠的是佛的力量,而不是靠任何一点儿自力,这样去念一声“南无阿弥陀佛”,我们当下就已经完成了西方极乐世界庄严实报土的往生。而现在的人杂修杂念,一天修无数个法门,地藏法门,观音法门,药师法门,还有一些自以为精进的居士净土宗、禅宗、密宗,无所不修,不知道他命终之后到底要到哪里去,要去西方极乐世界的话,阿弥陀佛说了:“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称我名号,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br/><br/>这个弥陀本愿救度法门,是在2006年农历3月这个万物生长的时节里,阿弥陀佛亲自传给我们这边7位居士的,这其中也包括我,不过我是从我师傅那里学来的。我跟师傅一起隔几天到海边和大佛那里各超拔一次众生,我自己从未单独超拔过,另外几位居士则每天在道场合力超拔。为什么要到海边去超拔众生呢?因为曾有一位阿罗汉用神通观察时,发现水里挤满了中阴身,他没法喝水,渴得没法只好找释尊开示,而海里的中阴身就更多了。我们这7位居士在各自超拔众生的时候都总结出了自已的经验,有几位居士把她们对六道众生的开示共同集结成文并背了下来,他们在家里或外出到市场买菜的时候随时向法界众生开示,教它们念佛,虽然看不见众生,但无形中却可以超度很多众生到西方报土去。我去跟这几位居士结缘书的时候得到了这个开示文。我很高兴,因为我师傅和这几位居士超拔众生的法门一样,方式却不一样,而我师傅对众生的开示语也从未落成文字。<br/><br/>2006年农历6月18日上午9点左右,我在自家佛堂供上香,然后开始念这个开示文。我刚念完第一段的时候就感觉一扇门打开了,脑海里出现一个黑森森的地方,在这片黑森森地方的中间有一片蓝光,有黑色的人影在晃动,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按开示文念地狱道众生的时候不自觉地跪趴在地上,忽然大声地哭起来,我心里想我没有什么冤屈怎么会哭成这个样?哭完后听到在这个黑森森地方的右上方有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好象从远处传来一样很细小,感觉是我的声音。在那片黑暗的左下角也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个声音就大多了,听得很清。左下角那个女人在念佛,反复地念,好象在教什么人念佛,在冒蓝光的地方有人在学着念佛。当冒蓝光那个地方的人能念出一句完整的佛号,右上角的我会很高兴地跟着念一声佛,在佛堂里我的身体就会长长地出一口气。这时候我也不知道到底我在哪里,身体在佛堂里,却又觉得她不是我。我吐出一口气,能坐起身来,可立刻我又不自觉地跪趴到地上,左下角那个女人又开始教人念佛,这样反复几次我明白了,中间是求超度的众生,而且有些应该是冤亲债主。因为有的众生上来,我有时会很沉重地喘粗气,有些要喘很长时间才慢慢平息,有些众生上来就学念佛,学会了念一声佛号立刻往生。当时我并没觉得害怕,他们能从我这里念佛往生我很高兴。可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我想停止下来,却停不下来了,众生一走,立刻又上来一个,我觉得有些不太妙,想站起身来却起不来。直到三个多少时以后,我硬是支撑着站起来,很艰难地摆脱了那个状态。在这个过程中我感觉自己一直处在一种濒死的状态里,浑身瘫软,身体不受自己支配,那个滋味真不好受。好不容易回到了正常人状态,我再也不敢念那个开示文了。不过我又奇怪:别人天天念都没有事,我怎么一念就出现这种状况了?在我脑海里那片黑森森又冒蓝光的地方一直在,我根本没法摆脱,我总得有一扇门打开了却又关不上了,到底是什么门自己也说不清楚。<br/><br/>第二天上午那几位居士打电话叫我去看她们用这个开示文超拔众生,我想去看看自己不念开示文还会不会出现这种状况。我到了道场就坐在长椅上,告诉她们我今天不说话只看她们超。可我一坐下就进入昨天上午那种状态了,我实在没有办法摆脱那个冒蓝光的地方,只好和昨天一样教他们念佛。我想好在今天人多,最多我身体难受些,应该不会有其它什么事。<br/><br/>有一位居士在念开示文。刚一开始就有众生附在一位大姐身上说话,他说我是武则天,我把他害死,他来讨债。我在那种很难受的状态里,听了他的话很莫名其妙,我当时甚至还笑着说:“哈!我怎么会是武则天?”确实我这一世法缘很盛,从学佛那天起我就感受到了佛菩萨不可思议的加持,后来我知道六道众生也一直都在从各方面成就我,我一直深信这是我累世修行的福报,我恶业不会很重。可他恶狠狠地用手指着我说:“你敢说你不是武则天!”他刚说完,我忽然倒在椅子上很恐惧地大声嚎叫起来,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喊:“救命啊——救命啊——快救我啊——救命啊——啊——"我不断大声惨叫着在长椅上翻滚。浑身有种撕心裂胆般的疼痛,很多时候我痛得连“救命”都喊不出来了,只是“啊——啊——”地哭叫,我的哭叫声把当时在场的人吓坏了,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念佛也不管用,那个冤亲债主说什么我也听不见了。我当时只感觉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那种痛苦不是能用语言表达出来的,就好象被人抽筋扒皮一样,很想死却又死不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哭喊声逐渐停了下来,身体的疼痛感不那么剧烈了,我有气无力地哭着说:“痛啊!痛啊!真痛啊!真痛啊——啊——”我这时候才象世间人一样号陶大哭起来,我平生从没象刚才那样毫无尊严地哭叫过,刚开始的哭叫声里充满了痛苦和惊惧。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在面临这种被分尸般痛苦的时候,我也根本顾不上什么体面了。我象稀泥一样瘫在那里,感觉血都流尽了。刚停了一会儿,忽然我又和刚才一样大哭大叫起来:“救救我——救救我啊——救命啊——救命啊——快救命啊——”我喊救命的时候用的力量几乎让我背过气去,我根本不是哭而是一直在嚎叫,就象动物被屠宰时一样,我的哭叫声一直没间断过,这种毫无尊严的哭喊在人间是听不到的。也不知又折腾了多长时间,我又一点点安静下来,浑身还在抖,但已经不再惨叫了。我嘴里还在哭着低叫:“痛啊!痛啊!痛啊!”事后我才知道当时那些居士正不断替我向冤亲债主忏悔,我隐约听冤亲债主说:“我们当时喊救命的时候你怎么不放过我们!”也是在事后我体会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是死过几次了,只是不知道受了什么罪会哭叫成那个样子。后来居士们让我向冤亲债主忏悔,她们刚扶我到那边跪下我就倒在地上挣扎着大声哭叫“别打了——别打了——别打了——不要再打了——放了我吧,放了我吧,啊——”可能是又到另外一个地方受了另外一种刑罚。我仍是大声嚎叫,但我当时很清醒,我一直以为是武则天的神识附在我身上,我在代她受苦,因为我总觉得我在我身体的右上方,我在那里好象一直没什么事。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哭叫声稍微小一点后,她们把我抬到床上,我趴在床上不断有气无力地说:“别打了,别打了,好了,好了,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算我代众生受苦吧,好了,不要再打了……。”我想爬起来却爬不起来,我只好趴在那里说:“好痛啊,我都爬不起来了,你们不要再打我了。”可能是那边忏悔起了作用,这会儿我感觉能轻松很多,但我知道还有众生在继续折磨我,这会儿应该是在用棍棒之类的东西打,不过这时候被棍棒打已经是种最轻的刑罚了,比起刚开始的痛苦简直算得上是一种享受,刚开始受的罪好象是身体被肢解了。我虽然肉身没受任何损伤,可感觉痛彻全身,根本没有力气抬起头来,我不知道怎样才能结束这一切。有位老居士一直在我身边念佛,有时候感觉会好些。一上午我都在那个状态里受折磨,我不哭叫的时候,也趴在那里呻吟着说:“别打了,别打了……”只是看不见谁在打我或杀我,受的什么刑罚也不知道,只感觉身体在经受各种无量苦刑,不喊叫的时候也抖作一团。趴在床上的时候,我曾大哭着对冤亲债主说:“就象那天成佛了的那个冤亲债主一样,你们以前一定都害过我,所以到了那一世我才会害你们,都是因果。你们都有神通你们自己查,我知道你们都害过我,这一世我发愿救你们,你们却又来折磨我!等你们成佛了,你们也一定会向我道歉,你们现在何苦害我……好!你们打吧!等你们打够了到了西方,你们就会什么都明白了……”那个冤亲债主说:“你不用跟我们说这些,我们不懂,我们也不信这一套,我们不想成佛,只想报仇,只想让你下地狱!……”<br/><br/>临近下午的时候我开始感觉有些火在烧我的手和头,我说:“怎么有火啊,有火在烧我!”逐渐地我感觉有大火烧遍了全身,那猛烈的火苗往上直蹿,我大声惨叫起来:“有火在烧我,我在地狱里,快救我啊,救我啊——救命啊——救命啊———”我拼命地叫喊,腿和胳膊不断在伸屈,那种痛苦我实在描述不出来,那不是能用语言描述得出来的。也不知叫了多长时间,我的叫声逐渐小了、停了,身体蜷曲到了一起,意识也好象停止了,身上也不怎么痛了,但我似乎能意识到自己被烧成炭状,往上冒着烟,周围也好象静了下来。但只一会儿的功夫,我又听见自己喊:“又来了,又来了,火又来了,啊——别烧我了,救命啊——别烧我了——啊——啊——”大火又烧起来了,我又开始大声哭叫,新一轮的大火又烧起来了。<br/><br/>我现在讲给别人听,所有的人都跟听故事一样,就象我们念《地藏经》,读到地狱的惨状,稍有点悲心的人会落一两滴泪,更多人象唱歌一样随口滑过去,没有人会静下心来体会地狱众生的苦,当然他们也体会不出来。当时在场所有听到我惨叫的人也无法体会我那种无法言表的痛苦,他们象在看电影一样看着这一切,或者他们认为这只是一种示现,我不是真痛。当时只有一位老居士一直在念佛,有一两个居士在向冤亲债主忏悔,其余几个人只是不出声地坐在那里。我当时很想那几个居士也都能念佛,可能我会好些,可我却又说不出话来,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不出声地坐在那里。疼痛轻一点的时候我甚至很悲哀又绝望地为此惨笑过一两声。我不知道他们当时心里在想什么,他们一点也不痛,就象那些不能体会地狱众生之苦而毫无悲痛地诵着《地藏经》的人一样。这个时候他们不念佛,我想念却念不出来。我心里是多么迫切地希望他们能念佛帮我!可能也是我的业障,这么多居士在场,却只有一个人肯断断续续地为我念佛。我现在比谁都清楚地狱众生很希望被救却又知道不可能被救的那种绝望。每个地狱众生都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地狱哭喊嚎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除了死后被送去火化时会被烧得筋都抽到一起,谁能在活着的时候反复体会那种被大火化为灰尽的痛苦?!谁能够在活着的时候被大火烧得死而复生,生而复死?!当时在场的一位居士说:“这是你应该受的苦。”我立刻有种身心具焚的感觉,她说这话的时候是这么轻松,可她知道这是怎么一种苦?!面对这种无间地狱之火的时候她竟然能说得这么轻松!当时我很想告诉她别说这种无情的话,很想让她能提起悲心来念佛,可是即使在大火停下来的那个空隙里我也没有那个力气说话了。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只有地狱才会有,在人间受的任何一种苦都没法跟地狱之苦比,真是万分不及一啊!做人有什么资格说苦?!做人有什么资格说苦?!整整一天我都在那个被不断打杀的状态里,欲死不能,心里希望哪怕有个喘息的时间也好,却哪里由得自己作主!在这个状态里我已经不想求生了,只希望能一下死得痛快些,不要再这样生生死死地折磨啦!我甚至憎恨自己为什么会一直活着!真想生命一灭永灭不要再醒过来。我不知道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种种折磨会不会有尽头!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傍晚众生对我的折磨一点点停了下来,我渐渐地走出了那种状态,只是浑身无力,但那个有蓝光的地方还在,好象永远都没法摆脱了。我又可以和正常人一样说话做事了。没人能体会我那种犹如死囚突获大赦般感恩的心情,我就象从一次大难里捡回一条命一样的庆幸。</

【转帖即为法布施,功德无量】出处参考:http://bbs.foyuan.net/thread-2315-1-1.html每个众生做人的时候,有个小病小灾就说是在受罪受苦,稍有一点不顺心就怨声载道,怨天尤人,认为老天待自己不公,自己做人有多苦多苦,可等他到了地狱,当他认为被棍棒不停地毒打都是一种享受的时候,他才会知道在人世间做人是一种多大的福报,他才会后悔自己在做人的时候为什么不好好修行,好好行善积德!倘若这时候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做人,每个地狱众生都会信誓旦旦地说:“倘若再得人身,一定发丝大小的恶也不敢做了,一定会利用珍贵的人身好好修行。”只可惜,每个众生一入母胎所有的地狱之苦都会忘记,所有在地狱里发的誓愿都会忘记,来到人间还是会想着法子寻欢作乐,盗杀妄淫无恶不作,为下一世再去地狱做积极的准备。我很想告诉这世上所有的人:“我下过地狱,地狱众生跟佛说的一样苦啊!千万不要再做恶啦!千万不要再做恶啦!趁现在得了人身赶紧修行吧!行善积德很重要啊!”可谁肯信我?可能有些看过这我上述经历的人会对此评价一句“无稽之谈”,然后甩手想干什么干什么去了。面对人世间的恶行众生,我只能无能为力地心痛。<br/><br/>阿弥陀佛为什么这么殷切地想让我们念佛,想让我们用最快捷的方式成就?就是因为佛知道恶道众生受的是什么样的苦,他不忍心看众生无休止地受无量无边的大苦,所以他一直流着泪急切地招呼所有众生去他的世界了生死、了轮回。阿弥陀佛用一句最简单的六字名号来救我们,就是怕我们不能吃苦修行,他用了五劫的时间思维成就了这个六字名号,为的就是要我们都能在一念之间脱离轮回苦海,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而众生却不解弥陀悲心!<br/><br/>现在我亲身体会了地狱众生的大苦恼,我以前在修行的时候曾动过这样的心念:要是让我把地狱的每种刑苦都尝一遍好了,这样我就能对众生生起足够的悲心,去救度们他们了。没想到我这个念头竟然在这个因缘下成为现实。尽管只是受了几种刑苦而已,这点经历已经足够我体会地狱众生之苦,我永远不想到地狱受苦了,也永远不会再到地狱受苦了。可那些众生仍旧在地狱里受着人类根本无法想象的痛苦!现在几乎所有的人在世间的时候都没有危机感,几乎每个人都在随着自己的禀性做人做事,不知道身后这些可怕的事情.我们现在活着,暂时可以不用去理采死后的事情,可我们毕竟早晚都会死,悲惨的地狱可能就是我们下一步的归宿!人为什么总是这样愚痴地过生活!不肯跟随圣人的脚步走,不肯求向善,甘愿走下坡路,弄得如今社会道德败坏,人心堕落,害得子子孙孙从一出生就注定下场悲惨。这话听起来很无情,可孩子一出生就接受不良社会习气的熏染,一身恶习,从小不知道行善,这一世结束后怎么可能不堕恶道?末法时代人间的道德水准急转直下,人们大多以恶为善,伦常颠倒,是非黑白不分,但阴间律法衡量善恶的准绳却永远不会偏移,惩恶扬善的定律永远不会改变,所以佛说末法时代的众生越来越可怜。阿弥陀佛正基于此,才急切地用六字名号来救我们,但现在即便是修行人也是在谤着三宝修行,为什么这么说呢?你对净土修行法门理解不究竟,不肯信受阿弥陀佛他力救度,却还要打着净土的旗号修这个修那个。新入佛门的人不懂啊!跟他学习,结果被他带坏了,一个本来可以最快速成就众生的法门被他搞复杂了,众生都难以成就,这就是最大的谤法!造业不轻啊!在末法时代修行,自力等于无力!不靠佛力,根本不可能跳出六道。<br/><br/>一个西藏的仁波切从一条城市的大街上走过后说:这条街上所有的人死后都会堕地狱,这是他用神通观察过的结果。可现在又有几个人相信有地狱?《地藏经》和《地狱变相图》、《玉历宝钞》、《地狱游记》里讲的都是地狱实情,到了地狱才知道佛真是没打妄语,无间地狱真是“一日一夜万生万生,无时间绝”, 到那时每个众生都能亲自体会我在地狱里求救无门时的那种绝望,可真到了那时他们知道得就太晚太晚太晚了!现在哪个人认为自己在做恶?哪个人认为自己有罪?而用地狱的律法来衡量,世间人有几个不是在时刻造罪?又有几个人死后不会堕地狱?!<br/><br/>在这天上午的一段时间,我突然感觉浑身很轻松,不但没有一点痛的感觉,甚至有种犹入禅定的轻安感,我念了几声佛后突然大声说:“我成佛了,武则天成佛啦!武则天成佛啦!”我想:“武则天成佛了我怎么不知道?”后来我又想可能是武则天的神识刚才成佛了,而我并不是武则天的转世。可周围的人都没有反应,我很奇怪武则天成佛了大家应该高兴才对,怎么没有人说话?下午的一段时间也是在我身体突然舒服很多的时候,我又喊:“武则天成佛啦!武则天成佛啦!。”可还是没人搭理我。就在我被大火烧的时候我曾不受控制地说:“大家——快念——佛,不用开示,快念佛,不用开示,不用开示!”甚至有一次我有点气急败坏地嚷:“你们怎么这么没有悲心!快念佛救我!大声念佛!”随即我大声念起佛来,声音很大,把他们向冤亲债主忏悔和开示的声音都压住了。这时候一个居士说:“你先不要念佛,必须要开示!不然冤亲债主听不明白,根本不可能走!”硬是不许我念,当时我还想那个居士怎么这样。等我回到正常状态的时候,她们告诉我,每次超拔众生的时候经常有魔借人口来捣乱,当时她们第一次听我喊“武则天成佛了”就知道魔来捣乱了,所以两次她们都没搭理我。还有不向众生开示,众生不明理,他们是不会走的,所以开示很重要。魔是怕我的冤亲债主走了,所以他就借我的口嚷“不用开示,不用开示”。我这才知道原来魔也一直在关照着我。那些居士也一直不清楚我真的是被众生折磨还是一直被魔控制。到这个时侯也只有我自己最清楚,我受折磨的时候魔应该一直在看,只是他瞅准了机会,上来说话捣乱,可一直在受苦的还是我啊!<br/><br/>当天晚上我在佛前忏悔,向冤亲债主开示,还好晚上一直没出什么事。<br/><br/>第三天早晨我到佛堂供佛的时候,刚一拜下去就进入那个状态了,我知道自己又不受控制了。还跟那天一样,左下角有个女人教冒蓝光那个地方的众生念佛,送走一个又来一个。最后上来一位众生,他一上来就大声哭着对我说对不起,右上角那个我说:“你是谁?应该是我那一世的丈夫吧,除了他,别人不会烧完我又对我说对不起。”他说:“是的,我是李治皇帝。”左下角那个女人又说:“是观世音菩萨慈悲加持让我们夫妻能搭上话。”那个众生又大哭起来,说:“昨天他们烧你的时候我也心疼,毕竟我们夫妻曾经恩爱过。”右上角的我笑着说:“我是罪有应得,烧我也是应该的。”其实我一直感觉好象众生折磨的不是我,右上角那个我好象并没有受过苦,这会儿我相信自己是武则天的转世了,因为冤亲债主是找不错人的,但受折磨的又好象另有其人。左下角的女人是谁我一直没弄明白,有些时候我以为她是观世音菩萨,因为这段时间以来菩萨一直时时刻刻在护持我,这个时候菩萨更应该在。李治皇帝说他现在已经想开了,也不怨我,要不是那一世跟我结上缘,他今生也不会因我发大愿而得度。我们之间又有一些对话,最后他说:“你念佛送我走吧。”我说:“好啊,叫上唐朝我们的历代宗亲,叫上你生生世世的父母儿女师长,叫上所有和你有缘的众生,叫上我们那一世的儿女,那一世我害了他们,这一世我来赎罪,我们一起念佛。”<br/><br/>可念了很长时间佛他还没走,一会儿他又要跟我说两句话,我说:“有机会还想和你做夫妻来还债。”他说:“不了,我再也不想轮回了。”我说:“是啊,我也是。”这样反复送了几次,他都没走。后来我又怀疑,真的是李治皇帝吗?我以前没有神通跟众生对话,这次会不会是我自己心里胡思乱想的?不过仔细想想好象又应该是真的。我想算了,还是到我师傅那里吧,我师傅能和众生搭上话。到了我师傅那里一问果然是他,能面对面说话的时候,他又数落我:“那一世你把我的儿女都害死了,你还害我的大臣,夺了我的权,而且我临终有病在床的时候你还对我不忠。那么多人要害你,是我一次一次地救你,我一次一次地维护你,你却做了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沉默了一会儿,他又说:“不过你漂亮啊,你有才啊,你有天命啊,命里你该做皇帝啊!”我忽然大哭着说:“我们本来可以好好过日子的,要不是你给我机会,放权给我,我怎么会撑权,最后又害死那么多人,到今天我又被他们用火烧,被他们折磨!呜呜——呜呜——”我竟发自肺腑地哭起来,昨天那些居士叫我忏悔,我不知道自己在那一世做了什么,知道的一点也都是从电视上看的,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忏悔,其实当时倒想装样子哭给他们看却哭不出来。右上角那个我还想,“我今天还真能哭。”<br/><br/>中间我们还有一些对话,我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他说:“唉!其实我李治也不是一般的人,只是我当时不太懂佛法,现在我也想开了,也不怨你,今天就趁这个因缘我到西方去,了生死,再也不轮回了。我李治今天也要成佛了,我还得感谢你。”我这时候也不哭了,右上角的我对他说:“这都是佛的恩德啊!”他说:“你这一世得了人身是来赎罪的,你一定要好好修行啊,要好好跟你师傅学,好好度众生!”我点头答应,我说:“你叫上唐朝几百年来所有的百姓、将士、官吏,叫上你生生世世的父母、儿女眷属和唐朝你的历代宗亲和我们的冤亲债主,叫上所有和你有缘的众生,叫上我们那一世的儿女。告诉他们西方极乐世界黄金为地,亭台楼阁都是七宝组成的,在那里没有生老病死,众生寿命无限长,思衣得衣,思食得食,在那个世界再没有地狱、饿鬼和畜牲这三恶道,那个世界的众生再不会相互争斗相互伤害了,所有众生包括一只蚂蚁一个天人去了都跟佛一样平等,再没有高低贵*之分,那里的众生耳朵听不到受苦的声音,眼睛看不到受苦的事物,只有享受永恒的安乐。所有想去西方极乐世界的众生只要念一声到十声‘南无阿弥陀佛’ 当下就可以脱离苦海,永脱六道生死轮回”(平常我师傅也就是用这种方式向众生开示的,当然还有针对各道众生的专门开示)。他照着我的话去招呼那些和他有缘的众生,向他们开示,开示完后他不断念佛。他念佛的时候,凡和李治皇帝有缘的众生都能感应得到,能感应到的众生都能来听开示,听明白的众生都能往生。我们念了一会儿佛,他又向和他有缘的众生开示,开示完后又念佛,这样反复两三次,一方面会有更多众生能听明白,另一方面众生有足够时间往这里赶。时间差不多了,我师傅礼请阿弥陀佛来接引众生,大家一起念了二十左右声佛后,李治说:“好了,都到西方了,是报土。”我照例问一句:“去了多少?”李治说:“几百个亿。”李治成佛后,嘱咐我好好对待这一世的丈夫和孩子,不要再造恶,好好学佛,好好赎罪,下一世一家人到西方团聚。并说我的冤亲债主走了一大部分,还有一些都是不会要我命的,我们的儿女还有没走的。<br/><br/>李治没走的时候曾对我说:“阿弥陀佛就在你身边,你赶紧忏悔。”可我浑身一直抖个不停,众生一直没间断过对我的折磨,大部分时间里我都说不出话来,坐都坐不起来,只能趴在那里。他一往生走,我立刻倒在地上哭喊:“师傅不好有众生!”上来一位众生说是那一世武则天的姐姐,被武则天毒酒赐死了,我支撑着跪在地上向她忏悔,求她放过我。具体我们之间说了些什么现在也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她说我心肠狠毒,没多长时间我就大声惨叫起来,“火在烧我——火在烧我——啊——”我又被烧在大火里。和昨天一样我的胳膊和腿不断伸屈,应该是身上的筋被烧得不断抽搐。那火很猛烈,全身能很明显地感觉到大火往上蹿动时的力量,耳旁似乎有“呼呼呼”火苗往上蹿动的声音。我惨烈的哭叫着,师傅赶紧坐到地上想把我抱起来却抱不动,我拼命地哭喊。师傅大哭着说:“众生听好,她是我的徒弟,我代她受罪,不要烧她,有冤的找我,放了她,放了她———”那个冤亲债主说:“你爱管闲事就连你一块儿烧!”我又叫:“不要烧我师傅,不要烧我师傅,我是自作自受,我愿受罚,啊——啊——”大火一直在烧。师傅边哭边叫我念佛,:“念南无阿弥陀佛,快念南无阿弥陀佛!快念佛! ……”我只顾着大声哭叫,一丝一毫的时间都不可能停下来念佛。烧死一次后,感觉好很多,浑身不疼了,周围也安静了。尽管师傅再三提醒念佛,我神志也一直很清醒,可我躺在那里,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大火再烧起来的时候我又开始大声号叫,之间武则天的姐姐说过一些话,我根本无暇去听。一会儿功夫我已经被烧死过两次了。我师傅刚开始有些手足无措,后来可能记起来了,她大叫:“打开地狱门!打开的狱门!打开地狱门…….”这几次我跟师傅出去超拔众生的时候,观世音菩萨和我大师傅都请阎王爷打开一殿地狱门,而阎王爷打开地狱门后都给众生限定十分钟时间往外跑。这次打开地狱门后,我师傅给众生开示,教他们念佛,众生往外跑的空档里大火好象微弱了下来,但还有火焰在烧我,只是不那么强了,我也逐渐停止了哭喊,并能坐起来跟师傅一起念佛。我师傅趁机劝说武则天的姐姐,在师傅的再三劝说下,我再三保证这一世好好做人,不再害人,好好学佛,多救众生,她才肯和地狱众生一起念佛往生。<br/><br/>她一走,我就颤抖着对师傅说:“师傅——还有众生。”他上来说他是那一世的太子,当时武则天和他试天命,两碗酒,一碗有毒一碗没有毒,结果他喝了那碗有毒的,而武则天得了天下。我大哭着对他忏悔,要他放过我,可我还是躺在地上翻滚着大叫:“痛啊,痛啊,师傅痛啊——啊——啊——”那个太子哭着说:“虽然这一世你做人了,我还是要你知道我在地狱都受了什么样的苦,你现在知道这个滋味不好受了,我在这里受了这么多年的罪,谁又知道!你知道叫你师傅救你,谁来救我的命!”看着我在地上哭喊,他也一直哭,折腾了一会儿,他说:“天下哪有你这样的妈妈,虎毒不食子,可你连亲生儿女都害,为了权你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杀一个人就象撵死一只蚂蚁一样,你这一世不好好做人,不好好赎罪的话,你还会下地狱,再也别想出来!”折磨轻一点的时候,我和师傅保证我一定改过自新,他又哭了一场,总算念佛往生去了。虽然这一世母子相见,本来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可我当时只想他能早些往生,在种种地狱苦刑的折磨下我实在坚持不了太久了。跟太子说话的时候我浑身抖得直立不起来,我尽着最大的努力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临走的时候他哭着要我保证好好对待这一世的孩子,否则他到了西方也不安心,我再三做了保证。我不知道武则天当年害死了多少人,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冤亲债主在等着向我讨债,我躲也没处躲藏也没处藏,想到种种未知的折磨,我简直绝望了。<br/><br/>送走了那个太子又来了一位公主,没搭几句话,我就被大火烧起来了,我大声惨叫的时候她说:“这么一会儿你就受不了了,你知道我在地狱里烧了这么多年,天天这么烧!真是万岁万岁万万岁了!当年你想害的人你放过谁?!你在这里烧就是因为你那很重的嗔心,在这世上你的嗔恨心比任何一个人都重,那一世任何人违逆你一点都不行……”我大声哭叫:“啊——师傅我在地狱,我在地狱,快来救我啊!快来救我啊!啊——”师傅说:“我下去!……好了大师傅现在跟你在一起了,我也在地狱。”师傅把我抱在怀里,师傅抱着的地方火烧不到,但伸在外面的胳膊、腿和脸还在烧,我把手放到师傅手里,师傅握住的地方火立刻灭了,两只手的大拇指还在烧,我吃力地告诉师傅:“大-拇-指—还在烧。”师傅把我的两个大拇指也一起握住,手上的火也立刻灭了,我能意识到那焦炭一样的手在冒烟。师傅见我哭喊声小了,又请阎王爷开打地狱门,我不知道这会儿和师傅在哪一层地狱,打开地狱门后,听阎王爷说:“快走,地狱众生赶紧往外走,快点!快点!五分钟时间你们快点走…….你!还磨蹭,放你走还不快点…….”我知道地狱众生又大量往外涌,因为阎王爷也是借我师傅的口说话,所以师傅让我给地狱众生开示,我告诉他们称念一声至十声“南无阿弥陀佛”可以当下脱离地狱苦海,永脱生死,并教众生念佛,念着念着,我对师傅说: “师傅啊!我还在地狱里,我不能在这儿,我也要走,不行我要出去。”我和师傅一起念佛的时候,身上的痛立刻消失了,我能坐起来,火也散了。一会儿功夫师傅说:“好了好了不用念了,他们都走了。”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地狱里,第二天受折磨的时候我只知道那是地狱之苦,却不知道是在哪里受苦。武则天的女儿总算肯和众生一起念佛走了。事后我知道地狱的火是烧不到大师傅的。师傅也从来没见过我这种情况,见我肉身好好的,她也不知道我的神识会在地狱里,师傅现在还没开佛智慧。我猜我呆的那个地方应该是无间地狱里的“大号叫地狱”,武则天的姐姐和女儿还有那天烧我的大臣们在这里从唐朝一直烧到现在。</

【转帖即为法布施,功德无量】出处参考:http://bbs.foyuan.net/thread-2315-1-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