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时代 法界转经轮大共修超度中心

法界转经轮超度大共修 微信zongf181818

 
 
 

日志

 
 
关于我

原创书稿近100万字:《全然接纳》《意识的觉醒》意识进化的次第。原创新学科《意识科学》。原创性博文。虽原创和引用大量新时代词汇,但宇宙真理不变。佛法是对永恒的生命真理,采用与时俱进的阐述。邪师恒沙之末世,修学必依清净传承为本!回归佛经祖论!研读原经文为本,祖师论著为辅!佛力为本,闻思为辅!吾所依传承者:弥陀释迦龙树天亲昙鸾道绰善导莲池藕溢印光也!此是佛力能量之管道,启佛力信心之门户,直达吾心海。心莲自开,往生业成!舍凡夫垢身,游极乐香光庄严。

网易考拉推荐

17 相遇,原是久别重逢。  

2014-08-18 17:28:18|  分类: 救度之门 书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 相遇,原是久别重逢。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阿密来五台山后,为了能和卓玛相遇,也住在了泡佛阁。白天到塔院寺或弥陀救度寺转经,希望能找到卓玛的身影。转眼已过了一个多月,仍无踪影。

又是一年的四月初八,弥陀救度寺举行供斋大法会。阿密在绕大佛时,无意从坐在红地毯上的觉姆人群里,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心中猛地一惊!是卓玛吗?那人戴着一顶黄色的藏传僧帽,用红色的披单半遮住一半脸,手捧着一本经书,在低头念诵。

他头脑里突然一片空白,只是傻傻地看着那个有些清瘦的身影,本能地念着“南无阿弥陀佛”的佛号。只有佛号的力量,可以让他在表面上镇静下来。

内心之中,悲欣交集。出家当然是一条清净的解脱之路,对卓玛来说,算是选择了一条正确的光明大道。他既为卓玛感到高兴,也为自己的一场空恋,感到失落。

 

今年,卓玛跟着几个出家的姐妹,一起包租了一间宾馆。当法会结束后,阿密一直不远不近地跟在卓玛背后,知道了她的住处。

一连几天,他一直没有惊扰卓玛。但他现在已摸清了卓玛的行踪,经常能远远地看到她的身影。穿着一身红色的法衣,实在是太庄严了。令阿密肃然起敬,不敢有丝毫的非分之想。相比之下,阿密感到自惭形秽。

 

就这样过了十多天,阿密思前想后,网购了一套睡衣,想送给卓玛。

但他真的很害怕再见到卓玛,他真的不知要说什么才好?相对无言,又是何等尴尬?

他希望自己变成这件睡衣,晚上能紧贴着她的肌肤。又写了一首诗,抄写在装衣服的包装盒的内侧。这也许是写给卓玛的最后一首情诗了。

17 相遇,原是久别重逢。 - 意识的觉醒 - 弥陀佛教救度门 释智旭

  

《清高》

再不会因你偷偷地笑,因你悄悄地哭。

不会再为你悲为你喜,为你痴为你狂。

 

有一种感情,叫无缘;

有一种放弃,是成全;

有一种郁闷,只能一个人品尝。

 

上天,让你和我有情无缘,有缘无分;

弥陀,让我和你,终究能极乐再重逢。

道是无情胜有情,

会心的沉默,是最后的清高;

相对无语,是最终的自由。

 

有一种思念,是静默;

有一种深沉,似无心。

不是不爱你,

放手,

是2个人的解脱。

               2049年-8-18.

 

阿密在所有的净土教祖师中,最神往的,是第9祖藕益大师。既然他最心爱的人也出家了,他开始考虑自己的后半生要何去何从了?在法音书社,他请了一套《灵峰宗论》,一心研读起来。

17 相遇,原是久别重逢。 - 意识的觉醒 - 弥陀佛教救度门 释智旭
 藕益大师:圆通要弘二门。 

  释智旭(1599-1655),江苏吴兴人,俗家姓钟,生于明万历二十七年。字素华,自号八不道人 晚居灵峰(浙江杭县)建寺、创社、著书,故世称灵峰蕅益大师。

少好儒学,誓灭释老,偶阅祩宏之《自知录》、《竹窗随笔》,遂取己所著辟佛论焚之。服父丧期间,闻地藏菩萨之本愿,始萌出家之志。二十二岁专致念佛。翌年发四十八愿,自称大朗优婆塞。二十四岁就憨山大师之门人雪岭剃度。 师尝学华严、天台、唯识,欲统一禅、教、律,综合佛教诸家体系,惟于实践上侧重念佛。并兼治儒家、景教。主张融合佛、道、儒三教。著作极多,其中《阅藏知津》,系解说大藏经之经、律、论、杂等四部。并融会诸教学,注释《大乘起信论》、《大乘止观论》。著《弥陀经要解》一书,乃调和禅与念佛之作。门人成时别编其遗文为《灵峰蕅益大师宗论》十卷。与憨山、紫柏、莲池并称明代四大高僧,世传为观世音菩萨化身[净土圣贤录卷六、灵峰蕅益大师宗论卷一]

少年时代,写文反对佛教和道教。十七岁时,他得读宏的《自知录》和《竹窗随笔》等书,才知道自己以往谤佛是错。将自己写的《辟佛论》之类文稿焚毁。二十岁时,听人诵《地藏经》,萌脱俗想。二十四岁正式出家,取名智旭。二十五岁,在云栖寺受比丘戒,二十六岁又受菩萨戒,曾研究律学,对其他各宗教应研究何宗,他拿不定主意。就华严、天台、唯识等宗在佛前拈阄,拈到天台宗。后来对天台教观虽然进行了研究,但不愿作天台宗子孙。因当时各宗派之间门户之见很深,彼此不能团结一致。
  三十五岁时,自惭无法达到比丘戒之标准,佛前燃香,舍比丘戒,退作菩萨沙弥。晚年曾回忆说:曩觉比丘多惭,退为求寂。

他愤世嫉俗,不愿与不屑者来往,因而遭到一些人的嫉恨,视他为异物,甚至把他看作寇仇。使他在佛教界被传统势力孤立起来,并非大师性情孤僻。一生清高,独立特行。大多时间主要是关起门来,从事著述。晚年住浙江灵峰,世称灵峰大师。清顺治十二年(1655)逝世,终年五十七岁。
  据《新续高僧传》卷九《智旭传》载:智旭著述有四十余种。在世时有《闽游集》等书行世。圆寂后,其弟子成时法师等将所有撰述辑成《释论》和 《宗论》两类。其中以《阿弥陀要解》为其代表作。上述著作共四十二种一百八十卷。

《宗论》,即《灵峰宗论》三十八卷,收入智旭一生所有杂著。著述中,《阅藏知津》是一部极其重要的书。这是智旭一生阅藏的笔记。其中对《藏经》有分类、有目录、有提要,对每一经、律、论都有说明,如一经的同本异译、卷数、版本等,还有评语。他花了二十年的时间才写成这部书。对希望阅藏的人来说这是一部难得的参考书。
  明代僧人佛学思想的共同特点是,主张性相融会,禅、教、律并重,三教同源,万善同归净土。智旭也认为儒、释、道只是名称上的不同,其理则一。这正是当时的思想潮流。在实践上,则一心归向净土佛力救度门。后人尊为净土宗第九祖。

圆融圣净二教,圆通要弘二门。

蕅益大师的佛学思想淹贯宏富,兹仅以大师的净土思想,其次第为:1先得佛力救度,再补自力漏洞;2先证入佛力法界,再圆净自心定慧;3先证得往生决定,再入世劝他。

1)念佛即圆顿心宗。

大师倡禅教律三学一源之说,三学之归穴则在念佛一门。念佛三昧名宝王三昧,三昧中王,凡偏圆权实之种种三昧,无不从此三昧中流出,亦无不还归此三昧门。净宗念佛法门圆顿之要旨,体现出广度利钝众生的善巧方便。

    当时有卓左军居士以崇禅抑净之心,投书问难于大师:"如何是念佛门中的向上一路,如何得离四句绝百非?如何是念佛人最后极则,如何是淆伪处脑后一锤,冀和尚将向来自性弥陀唯心净土等语,撇向一边,亲见如来境界,快说一番,震动大千世界。"大师答言:"向上一著,非禅非净,即禅即净,才言参究,已是曲为下根。果大丈夫,自应谛信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设一念与佛有隔,不名念佛三昧;若念念与佛无间,何劳更问阿谁?净土极则事,无念外之佛为念所念,无佛外之念能念于佛;正下手时,便不落四句百非,通身拶入;但见阿弥陀佛一毛孔光,即见十方无量诸佛;但生西方极乐一佛国土,即生十方诸佛净土,此是向上一路,若舍现前弥陀,别言自性弥陀;舍西方净土,别言唯心净土,此是淆伪公案。经云:三贤十圣住果报,唯佛一人居净土;此是脑后一锤。但能深信此门,依信起愿,依愿起行,则念念流出无量如来,遍坐十方微尘国土,转大法轮,照古照今,非为分外,何止震动大千世界。"(《灵峰宗论》)答语明快犀利。

大师回答弟子恭请心要之问,答云:心要莫若念佛。念佛心即是佛。盖现前一念之心,无性缘生,缘生无性。佛号既是无性缘生,则缘生亦仍无性。是故念一声,有一声佛名显现;念十百千万声,有十百千万佛名显现;而不念时便寂然。念性既是缘生无性,则无性不碍缘生。倘不念佛,正恐又生种种杂念,纵不生杂念,亦恐堕在无生窠臼。故必以佛号生我之念,使我念念不离佛号,此乃心外无佛,佛外无心;是心作佛,是心是佛;果如此信得及,直下念去,则诸佛出广长舌相以证之。若人专念阿弥陀,号曰无上深妙禅;至心想像见佛时,即是不生不灭法。金口诚信,可不信哉!

大师从"一即一切"的圆顿理念出发,判言念佛法门乃总持一切的妙法。《示念佛法门》云:"岂知念得阿弥陀佛熟,三藏十二部极则教理,都在里许;千七百公案向上机关亦在里许;三千威仪,八万细行,三聚净戒,亦在里许。真能念佛,放下身心世界,即大布施;真能念佛,不复起贪嗔痴,即大持戒;真能念佛,不计是非人我,即大忍辱;真能念佛,不稍间断夹杂,即大精进;真能念佛,不复妄想驰逐,即大禅定;真能念佛,不为他歧所惑,即大智慧。"这段文句与莲池大师的"一句阿弥陀佛,赅罗八教,圆摄五宗"之说,同一底蕴。

2)淹贯诸宗,会归净土。

大师注重行解相资,一生精进修行之余,前后阅律三遍,大乘经两遍,小乘经及大小论、两土撰述各一遍,撰《阅藏知津》、《法海观澜》二书,用作后世众生涉猎佛典之指南。其《大病中启建净社发愿文》云:"敬就灵峰藏堂,邀同志法侣,和合一心,结社三载。每日三时课诵,称礼洪名,二时止静,研究大藏,教观双修,戒乘俱急,愿与法界众生,决定同生极乐。"由上可证知大师淹贯诸宗,会归净土之特色。

大师以此自行,亦以此化他。开示学人:圆顿行人,通达万法,圆悟一心;自行则无惑不破,化他则无机不接。欲遍通一切法门,虽三藏十二部,言言互摄互融,然必得其要绪,方能势如破竹。应以《华严经》、《法华经》、《首楞严经》、唯识宗为司南;而要通达这些经典,又须藉天台智者大师、华严贤首大师、法相窥基大师的诠释为准绳,融汇贯通,并会归于净土。以此开解,即以此成行,教观齐彰,禅净一致,卓绝千古。大师这一思想,遥接慈愍三藏、永明大师之遗响,善巧导引他宗行人皈投净土,同时亦强固专修净业者的信心。

3)严奉戒律,专志求生。

大师目睹当时律学多伪,禅徒空腹高心,不重视戒律,遂以弘律自任。撰述《毗尼集要》、《梵网合注》,作"五戒歌"云:"受戒易,守戒难,莫将大事等闲看,浮囊度海须勤护,一念差池全体残。理胜欲,便安澜,把定从来生死关;任他逆顺魔军箭,凛凛孤怀月影寒。……三皈五戒果精明,观音势至为师友。"

大师对戒律的持犯开遮有甚精深的理解,并身体力行,严于解剖自己。每自谓躬行多玷,不敢为人作师范。曾于安居日,燃身香十炷,设阄佛前,问堪作和尚否?乃至当退居菩萨沙弥优婆塞否?得菩萨沙弥阄,遂终身不为人授戒。

    据大师弟子成时记载:成时法师始晤大师(五十岁时),大师一日对成时师说:"吾昔年念念思复比丘戒法,迩年念念求西方耳。"成时师听了大骇,谓何不力复佛世芳规耶?久之,始知大师在家发大菩提愿以为之本,出家一意宗乘,径山大悟后,彻见近世禅者之病,在绝无正知见,非在多知见;在不尊重波罗提木叉,非在著戒相也。故抹倒禅之一字,力以戒教匡救,尤志求五比丘如法共住,令正法重兴。后决不可得,遂一意西驰。冀乘本愿轮,仗诸佛力,再来兴拔。至于随时著述,竭力讲演,皆聊与有缘众生下圆顿种,唯愿与法界众生一时成佛矣。

 

 

接《第14章》正文。

  评论这张
 
阅读(5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