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时代 法界转经轮大共修超度中心

法界转经轮超度大共修 微信zongf181818

 
 
 

日志

 
 
关于我

原创书稿近100万字:《全然接纳》《意识的觉醒》意识进化的次第。原创新学科《意识科学》。原创性博文。虽原创和引用大量新时代词汇,但宇宙真理不变。佛法是对永恒的生命真理,采用与时俱进的阐述。邪师恒沙之末世,修学必依清净传承为本!回归佛经祖论!研读原经文为本,祖师论著为辅!佛力为本,闻思为辅!吾所依传承者:弥陀释迦龙树天亲昙鸾道绰善导莲池藕溢印光也!此是佛力能量之管道,启佛力信心之门户,直达吾心海。心莲自开,往生业成!舍凡夫垢身,游极乐香光庄严。

网易考拉推荐

大结局:回家  

2014-09-01 11:15:25|  分类: 救度之门 书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结局:回家

5

“师父!我昨晚做了一个不吉祥的梦,南无阿弥陀佛,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师父?!”侍者全然法师紧皱眉头,神情紧张不安,一大早就跑来问师父。

“南无阿弥陀佛!没关系,都是梦嘛,无论好坏,都不是真的。”

“可是,我昨晚的梦,就跟真的一样清楚呀。”

“你现在是真的呢,还是在梦里呢?”

“我宁肯相信那个梦不是真的,可我梦到的南无阿弥陀佛,不该是假的吧?会不会就是你前天说的那个和佛的约定呢?”侍者忧心忡忡地问。

 

“南无阿弥陀佛也不是真的,真正的南无阿弥陀佛,只是光的觉照,遍照光明。如果你体验到了你的觉照之光,你就是你的阿弥陀佛。你就是那个光,你就是阿弥陀佛。”

“师父,南无阿弥陀佛说:您今生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应该回去了。”

 

光明和尚不再说话,只是正坐一心念佛,一脸的虔诚、安详,但他的内心,却激动万分!是啊!早该回家了!

自是不归归便得,故乡风月有谁争?

他的思绪,又飘到33年前……

 

那是2009513日,上午9点多,夏居士刚送来5个新蒸的热菜包子,还没来得及吃,刚出去交了电费,本想到河边散步,因碰到夏居士送包子来,又回房间了。

当时,电脑里放着南无阿弥陀佛的音乐,满屋子全是电子转轮藏在嗡嗡声中欢快地转动着,昼夜不停。

桌子上还有他最近新发明的一款,只有一片光盘的电动微型转经轮,由一只小电机带动着,飞速旋转,底坐则是一个念佛机,还在唱着“南无阿弥陀佛”。

当时的他,一心投入到汉传转轮藏的推广事业中,想在有生之年,让汉地信众,都能使用转经轮。所以,他先后发明流通了各种汉式转经轮,净土宗转经轮,从经简设计,到底座外观,全部采用了汉式风格。

 

但是,一场噩梦从天而降。

国保局几十个公安和便衣,冲进他的办公室,以“非法经营”的罪名,封杀了他的转经轮事业。

当时,他只有一个念头:“南无阿弥陀佛,我的任务,现在就算全部完成了,光盘转经轮,现在已得到了佛教界广泛认可,也有了一大群志同道合的师兄们,会继续发展下去的。”

他只想一死了之,任由全部物品都被搬上几辆大卡车。他想:“要么,是我的肉体死亡,灵魂回归净土;要么,是我左脑里的小我死亡,重新开始觉醒的生命。”在监狱里,根本找不到自杀的机会,他的肉体并没有死,但潜藏在他的潜意识阴暗角落的小我,却被觉照之光彻底光化了。

出狱后,他就到了五台山,在弥陀救度寺常住下来。

“也许,当时任务还没完成。不过,现在,总算能给南无阿弥陀佛交差了吧?现在回老家,有脸见父母了吧?”

他不由幸慰地笑了。他想:其实,并没有谁给你任何任务。是你潜意识中的罪疚感,让你认为你不值得去极乐世界,不配去天国。没脸见阿弥陀佛。

他信步走出屋子,听到王洋的居室里,正在朗读《救度之门》中的“善导大师法语”,王洋在初中时,就在歌咏比赛中获过奖,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他不由驻足,静心聆听……

《阿弥陀经》:彼佛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故名阿弥陀。

《观经》: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

《往生礼赞》:彼佛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唯观念佛众生,摄取不舍,故名阿弥陀。

《观念法门》:但有专念阿弥陀佛众生,彼佛心光常照是人,摄护不舍,总不论照摄余杂业行者。

 佛光普照,唯摄念佛者。

《般舟赞》:相好弥多八万四,一一光明照十方,不为余缘光普照,唯觅念佛往生人。

一一光明相续照,照觅念佛往生人,欲比十方诸佛国,极乐安身实是精。

《往生礼赞》:弥陀身色如金山,相好光明照十方,唯有念佛蒙光摄,当知本愿最为强。

善导大师当年口称一佛名,即从口中射出一道金光,故人称“光明和尚”。

 

6

“师父!南无阿弥陀佛!”王洋发现光明师父在她窗外,停下了朗读,邀请师父进来坐。“师父,您的法号,是谁给你起的呢?南无阿弥陀佛的佛号光明,就是救度我们的光啊!”

光明法师回想起在他年轻时,有一次在会昌念佛堂打佛七,同时举办《净土次第论》的系列讲座,7天圆满结束后,做大回向时,组织了一次大放生。当时,正是下午,阳光照耀着大河两岸的青山,河滩上一片金色的光芒。参加放生的上百号人身上全象是镀了一层金光。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惊叹不已。直到太阳下山,佛光仍然不散。为了记念这次难得一遇的法会,从那天起,他就改名为“光明”了。

 

“阿弥陀佛,王居士,还记得那年初三毕业时,你给了我一张你的黑白照片吗?”

都已到了古稀之年的王洋,不禁脸红了,笑道:“我还问您要了一张您的照片呢!”

人的一生中,有些美好的记忆,是永远抹不去的。就象一张尘封的旧照片,永远被珍藏在潜意识深层。

“师父!当年的你,才华横溢,在初中就写过中篇,长篇小说,后来我们就失去联系,到了十五年后,才听说您出家了,当初,怎么会想到出家呢?”

凝望着桌子上供着的一尊南无阿弥陀佛像,沉思了良久,才说道:“那是由一个梦引起的。”

“一个什么梦?竟能改变人的一生?”

“那时,我25岁,经营一个书社,遭到黑社会敲诈,当时,正是十月中秋,那个晚上,我就睡在书屋,在刚睡着,半梦半醒间,我听到了一阵音乐,是佛教的梵呗,叩钟偈的一段,唱的是——

南无——清凉山——银色界——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光明师父仿佛听到了当时的那段音律,清了下噪子,唱了起来。

“第二天,我就买了去太原的火车票,只带了800元钱,只身去了五台山,那个梦,是文殊菩萨对我的呼唤。”

“后来,您就在五台山常住了?”

“是啊!当我第一次到弥陀救度寺,它是五台山最大的寺院,走到后院,看到种着黄菊,正开得灿烂,一下子就好象回到了前世,有恍若隔世之感,当时,就掉下泪来。”

正是在五台山弥陀救度寺,他用心读完了净宗法师的传世巨著《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花了一个月时间读完,笔记就写了上百页,书上面也写满了心得体会。

后来亲自到弘愿寺的净土宗学院参学,又一字一句读了慧净上人的经典专著《第十八愿讲记》。之后他用了一生心血,写作《救度之门》,就是在纵向上沿用善导大师的判教构架,同时从横向上深入剖析人类意识从小我到真我,再到大我的进化次第。

 

“梦境真是奇妙啊!还有,您说——在梦中,曾和南无阿弥陀佛有个约定。”

“是啊!有些特别清晰的梦,都是潜意识的投射。”

“象这样的梦,是南无阿弥陀佛的佛力加持吧?”

“是啊。一切皆是佛力。念佛人得救往生,也是南无阿弥陀佛早在10劫前,就和我们约定好的。让我们一起背诵一下善导大师的48字释吧。”两个人双手合十,毕恭毕敬地齐声念诵:

若我成佛,十方众生,

称我名号,下至十声,

若不生者,不取正觉。

彼佛今现,在世成佛。

当知本誓,重愿不虚。

众生称念,必得往生。

 

 

7

有时候,2个人会做同样一个梦;有时,一个人会做同样的2个梦。光明和尚昨晚做了一个梦,和50年前,在普修寺的头一晚所做的梦,一模一样。

那时,他才刚出家半个月,师父每天让他念《无量寿经》,从早上430起床,开始念第一遍,到晚上930,念完最后一遍,平均每天可念5遍,1遍约2小时,用朗颂古散文的语调,充满深情地大声朗读,其间,边读还会边大笑起来,有时还会拍案而起,打击着节奏读诵。

当时,他把《无量寿经》中所描述的境界,类比于古散文中的《桃花源记》,他认为那是古文学中的巅峰之作。

除过师父要求他念的经外,他自己还会跑到寺院外,偷偷地读《金刚经》、《坛经》,师父不许他看其它的书。

 

这本坛经,是他多年来,无论走到哪,都会带在身边的一本书。它让他找到精神的寄托、归宿感。

“何期自性,本自清净,本不生灭,本不动摇,本自圆满。”

让他相信自己的本性是本来完美的,是清白无罪的。而这个世界、社会、轮回界,却总是不完美,为了保持自己完美的本性,他宁愿舍弃整个世界,出家过一种与世无争、无求、无贪的生活,象陶渊明一样,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

当时他出家的寺院,就是在蓝田县终南山脚下的上悟真寺。中午饭后,他喜欢一个人散步,可以一直走进山里,静观山林中的秋叶,一片片地摇落下来,幽然自得,充满诗情画意。

 

有一天晚上,他用坛经的“清净自性”质疑师父所说的“极乐世界”。他对师父说:“极乐世界即使有,也不究竟。清净圆满的自性,才是究竟。”

老师父生气地说:“我说不过你,你不按我说的念佛、念经,我也就教不了你什么了。你到别处去好了。”那天下午,他就跑到下面的下悟真寺——善导大师当年在这里亲证念佛三昧的宝刹。

就在下悟真寺的第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终生难忘的怪梦。他梦见自己变成了无限高大的法体,悬空在宇宙的中央,从身上每一个毛孔,都射出无量的光芒,这光明照射得无限遥远,全然充满了整个虚空法界。他看到自己的无量光明,不由得大笑起来,那笑声非常响亮,也响彻整个宇宙法界。

笑声不仅是从口中发出的,而是从身上八万四千无数毛孔中,随着无量道,金色光线一起传播到十方一切时空中。笑声中充满了大喜悦,大自在,大圆满。真有“天上天下,唯我之光明独尊”的感觉。

宇宙中,只有这光明,只有喜悦,万事万物都消失在这光与喜悦的海洋中……那是一个绚丽灿烂,无比庄严的梦境。他从那个梦境中体悟到:阿弥陀佛是真实存在的,极乐世界也不是虚幻的。我自己其实就是无量光阿弥陀佛。

 

他从此领悟到:师父所说的是正确的,阿弥陀佛就是清净光明的自性,自己就是“阿弥陀佛”。自己和阿弥陀佛有同等洁净无罪、圆满的自性光明。

极乐世界的本体,就是这源自圣洁无罪、清净庄严的光明,极乐净土的万物,都是由这光所构成。

每一声佛号,无论是由谁的口中念出来,在这佛号的声音中,也源自就具足那种光与喜悦的能量与本性。

从那天晚上的梦境开始,他正式进入了南无阿弥陀佛的弘愿救度之门,成为一个念佛人,并发愿:生生世世弘扬念佛救度法门,要带领尽可能多的人,一起往生极乐世界。

最重要的是让人类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阿弥陀佛?什么是真实的极乐世界?一般宗教徒都将自己大脑中虚拟的概念化的、逻辑化的、由小我投射出来的“阿弥陀佛”,当成一个可以去崇拜、可以去讨好的、高高在上的灵体。

实质上,阿弥陀佛就是你当下的称念的这声佛号中,在对佛号的意识中,自然就会产生觉照的智能。在你信愿佛力救度的前提下,得救是在称名的当下完成的;极乐世界就在你一心归命佛力救度、归命佛力名号的当下。那是一个充满无条件的爱,充满无条件的光的世界。那正是生命的本源。

老和尚又一次打开一生精读过千万遍的《善导大师法语》,朗读起来。也许在此生是最后一次了吧。

三、称名即入救度门



  1
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

  2
付嘱弥陀名号,流通于遐代。
上来虽说「定、散两门」之益,
望佛本愿,意在众生,

「一向专称弥陀佛名」。

  3  
一心专念弥陀名号,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
  
念念不舍者,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

  4
言南无者:即是归命,亦是发愿回向之义;
  
言阿弥陀佛者:即是其行。
  
以斯义故,必得往生。

  5
一心信乐,求愿往生,

上尽一形,下收十念,
乘佛愿力,莫不皆往。

  6
但能上尽一形,下至十念,
以佛愿力,莫不皆往,故名易也。

  7
四十八愿,一一愿言:若我得佛,
十方众生,称我名号,愿生我国,
下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

  8
若我成佛,十方众生,愿生我国,称我名字,
  
下至十声,乘我愿力,若不生者,不取正觉。

  9
若我成佛    十方众生    称我名号   

下至十声    若不生者    不取正觉
彼佛今现    在世成佛    当知本誓   

重愿不虚    众生称念    必得往生

10
弥陀世尊,本发深重誓愿,以光明名号,摄化十方,

但使信心求念;上尽一形,下至十声一声等,

以佛愿力,易得往生。

11
一切凡夫,不问罪福多少,时节久近,
  
但能上尽百年,下至一日七日,

一心专念弥陀名号,定得往生,必无疑也。


12
若佛在世,若佛灭后;
一切造罪凡夫,但回心念阿弥陀佛,愿生净土;
上尽百年,下至七日一日、十声三声一声等;
命欲终时,佛与圣众,自来迎接,即得往生。

13
云何名护念?
若有众生,称念阿弥陀佛,若七日及一日,下至十声,乃至一声一念等,必得往生。
证诚此事,故名护念经。


14
上尽一形,下至一日、一时、一念等;
  
或从一念十念,至一时、一日、一形。
  
大意者:一发心以后,誓毕此生,

无有退转,唯以净土为期。

15
但述称佛之功,我来迎汝,不论闻经之事;
  
然望佛愿意者:唯劝正念称名,

往生义疾,不同杂散之善。

16
自余众行,虽名是善,若比念佛者,全非比较也。
  
是故诸经中,处处广赞念佛功能。
如《无量寿经》四十八愿中,

唯明专念弥陀名号得生。
又如《弥陀经》中,

一日七日,专念弥陀名号得生。
又十方恒沙诸佛,证诚不虚也。
又此《经》定散文中,唯标专念名号得生。

17
弥陀在空而立者,但使回心正念,

愿生我国,立即得生也。



18
若欲舍专,修杂业者,

百时稀得一二,千时稀得三五。

19
但使专意作者,十即十生;
  
修杂不至心者,千中无一。



8

阳春三月。今天是4月初8,正逢释迦牟尼佛圣诞,又是光明师父的76岁寿辰。“今生能和师父有缘,真是三生有幸啊!我家里有急事先回去了!阿弥陀佛!”

因看了《救度之门》系列弘扬弥陀佛教的书,才正式皈依佛门的王洋居士,在临走前,向光明和尚告别。

“是啊,师父发愿,凡和他有缘的人,也会和阿弥陀佛有缘的,也会和他有缘。”随侍师父左右的全然和尚说道。

妙莲师父象小孩一样天真灿烂地笑道:“南无阿弥陀佛。王居士您老也多保重啊!希望我们能在净土重逢啊!”

他仿佛又看到了初中时,那个清纯、阳光的王洋。王洋:“师父!我过2天就回来!不必等到净土才见面的!”“南无阿弥陀佛!”光明和尚念着佛,目送王洋走出寺门。

 

他又想起了和阿弥陀佛的约定。五十年前,在梦中,阿弥陀佛问他想何时往生?他想起慧能大师是76岁,也随口说了一句:“76岁。”

阿弥陀佛又问:“哪一天?”他想到自己生日,就说了句:“4月初8。”

 

王洋突然有一种预感,直觉告诉她:师父说的净土在重逢,是暗指他就要先回归净土去了!

已走了老远路的王洋,猛然返身,拼命朝回跑去。当她才走进弥陀救度寺的寺门,就看到念佛堂里的信众们,都排队走出来,大众齐声念着佛号。

佛号声中,有悲伤,也交织着喜悦,是那么庄严,和雅的佛声,响彻天际间……

她无意中发现:庭院中的桃花竟然在一夜之间,全盛开了,她仰头看到天空上,飘散着朵朵七彩的祥云,云中有大群的鸟儿在盘旋,在鸣叫……

 

“大家快看!太阳周围有一个大光晕!”春光明媚,正是一年中万物复苏的美丽季节。天空中,宁静地悬着一个圆满亮丽的彩虹,太阳正是它的圆心,光明遍照。彩虹内外都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全然法师无心中,看了一眼春天的太阳,竟发现了从未见过的七彩日晕。

“南无阿弥陀佛!师父走了,去了!回去了!”王洋心里默想着,不由流下串串的清泪,说不清是喜、是悲?

“师父走前,说了什么没有?”王洋问全然法师。她有点后悔,不该走得那么急。

“阿弥陀佛!师父临走前,只说了一句话。”“说什么?!”

全然法师内心充满悲伤。恩师自他是个孤儿时,就收留他,教他做人,教他念佛。现在,师父却弃他而去了,他又成了一个孤儿。

昨晚,师父写了一幅字送给他,他并未意识到,原来那副字,就是恩师对他的遗言。

“六字即是救度门,一心归命即得救。”

师父并没有离开他的弟子们,他就活在南无阿弥陀佛的六字佛名中,和念佛人永远活在一起,连为一体。

“南无阿弥陀佛!师父和我们都活在六字佛号的清净光明中,从未曾分离过。”他答非所问。

空气中,不知何故,弥散着一种清淡而温馨的香味,似乎在印证他的领悟。

“全然师父,师父他老人家临走前,说了句什么话?”边揣测着这奇妙的芳香,边急切地追问仍在悲痛中的全然法师。

想起师父生前的最后一句话,全然师忍不住又哽咽起来。他合掌向西,念了一阵阿弥陀佛,才回答:“师父说——这,就是我和阿弥陀佛的那个约定。”

从西方的天际边,也传来了一阵阵流畅、哀亮、微妙和雅的念佛声,伴和着庄严的天乐……

 

2012-6-24 定稿于五台山 光明寺

2014-09-1再校于五台山 西沟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