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时代 法界转经轮大共修超度中心

法界转经轮超度大共修 微信zongf181818

 
 
 

日志

 
 
关于我

原创书稿近100万字:《全然接纳》《意识的觉醒》意识进化的次第。原创新学科《意识科学》。原创性博文。虽原创和引用大量新时代词汇,但宇宙真理不变。佛法是对永恒的生命真理,采用与时俱进的阐述。邪师恒沙之末世,修学必依清净传承为本!回归佛经祖论!研读原经文为本,祖师论著为辅!佛力为本,闻思为辅!吾所依传承者:弥陀释迦龙树天亲昙鸾道绰善导莲池藕溢印光也!此是佛力能量之管道,启佛力信心之门户,直达吾心海。心莲自开,往生业成!舍凡夫垢身,游极乐香光庄严。

网易考拉推荐

在整个地球上创造一个觉知的野火  

2015-11-29 13:56: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这么多监狱:基督教、印度教、回教、耆那教、被宗教化了的佛教

  这些禅宗经典出现的时代,似乎是世界上一度有过很多成道者的时代。是什么破坏了这个不断有很多人成道的状态(chain of enlightment),使得我们的星球只剩下一个宝贵而且没有隐藏起来的佛性火焰?

  我们曾经受到如此多大师的庇佑(blessed),我们是怎么弄的,变成现在这么一个无知的世界(unenlightened planet)?

  这个问题是很有意义的,你们里面有很多人可能也想过为何会这样。人类的意识发生了什么事以致于它坠入了深深的黑暗里?我们为什么没看过这么多佛?

  这个理由很明显:我们昨天谈论的渺小人类(little man)摧毁了所有能成道的可能性。

  那不是只有在一个国家。世界各地,无论什么时候出现一个拥有浩瀚(immense)觉知的人,群众就会反对他,群众是暴力的

  一个基督徒问我——一个老朋友——「你觉得耶稣会再来吗?」我说:「我不认为,如果他是聪明的,我非常确定他不会再来。你们上次怎么对待他的——那已经足够让他不会想再回来。你们已经毒死了苏格拉底、阿那萨哥拉斯(Anaxagoras),你们已经处死了耶稣、曼苏薾、萨麦德(Sarmad……

  群众从未尊敬过活着的佛。在乔达摩佛的生命中有这么多人企图害死他,最后他死于中毒。这个错误的行为,来自于一般的、无意识的、但却占大多数的人,这就够让他不会想再回来。

在我的单独里庆祝

我被下过毒、囚禁,没有任何原因……被罚了四十万元美金,而我身上一元都没有。二十一个国家利用法律对我关上他们的大门,说我不能入境。

  有时看来,政客似乎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人。他们在他们的国会里面通过法令,连我的喷射机要降落在他们的机场加油都不行,因为我的出现——在我的飞机里,机场上——会污染和摧毁他们两千年来建立的道德观、宗教……

  我曾经被从希腊驱逐出境——被威胁,在希腊枢机主教的压力下,政府必须驱逐我。那个威胁是,如果不驱逐我,所有和我生活在那个美丽的克里特岛的人们——那个地方会被炸掉。那里至少有五十个人和我在一起——全部会被活活烧死。

  理由?我甚至没走到房子外面,但是同样的理由一再的一再的:我会腐化他们的道德观,我会摧毁他们的宗教。这个恐惧使人们不能更深入移动到他们的内在。

  我的秘书,阿南朵,对我说:「对成道而言,你不是一个好的示范。二十一个国家对你关上大门。一个国家对你下过毒,囚禁你,十二天里面,没有任何证据,把你拖进六个监狱……

  而现在他们已经承认,没有关于任何罪名的直接证据,「但是我们只是想要那个小区被摧毁。」

  人们会感到好奇,为什么美国要担心一个座落在沙漠的小小区。离它最近的村庄有二十哩远。我们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小区,慢慢的把沙漠变成一个美丽的绿洲。但是正统基本教义的基督徒开始担心。那个恐惧是因为年轻人离开他们的教会到小区里。

  就在最近,奥勒冈州的首席检察官(attorney general)作出了声明:「我们没有理由。为了找出他犯罪的证据,我们在调查上花了五百万元。」他们来到印度,去过普那,去过孟买。去过我的出生地、我的大学、学校、学院……到每个地方去找一些线索。但是他们找不到,因为没有这样的东西。

  我是最懒惰的人。我无法犯罪;那太花功夫了。如果不做任何事是一个罪,那我就真的是个罪犯。如果只是保持沉默,在我的单独里庆祝是一个罪,那我就真的是个罪犯。

  但是如果你们用这种残忍的方式对待每个有意识的存在,无疑地,将不会有人对「成道」这个字有兴趣。那会创造恐惧;你会处于不必要的危险中。当然,只有这些你们已经杀死或试着要杀死的少数成道者,已经帮助人类变得稍微有点意识。

  但是人们已经了解群众(masses)是怎么对待耶稣、怎么对待萨麦德的。群众已经设下了障碍来阻挠任何对他自己的意识有兴趣的人。那和社会无关、那和人们无关。但是人们会害怕,非常害怕那些知道他们自己的人。他们有某种力量,某种灵气(aura)和磁性——一种非凡的领导魅力,可以将敏感的、年轻的人们带离开传统的监禁。而且有这么多监狱:基督教、印度教、回教、耆那教、被宗教化了的佛教……无论何时出现一个有组织的宗教,它就变成是激进的。

宗教都只是政治策略

明显地,基督教认定它自己是一个激进的宗教。那么数量的增加就变成一个问题——不是增加高度,而是增加它的帝国领域。它变成是政治的,它不再是宗教性的、灵性的。所有所谓的宗教都只是政治策略

  成道者无法被奴役——那很困难——而且他无法被囚禁。他的个体性和他的叛逆使既得利益者——教士、政客和卖弄聪明的学者……「最好是让那些人们有像苏格拉底一样的结局——他们在人们的头脑里创造出一个打扰。」

  每个知道内在的某些东西的天才,要同化(absorbed)他们一定有点困难;他一定会成为一股造成打扰的力量。群众不想被打扰,虽然他们可能处于悲惨中、或已经在悲惨中,但是他们习惯了悲惨。对他们而言,任何不悲惨的人看起来会像个陌生人。

  成道者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陌生人,似乎无法将他归类于某一种人。他不受组织、小区、社会或国家的限制。他的叛逆是如此全然以致于无意识的人们要反抗他。这个人活着的时候是无法被容忍的;可以等他死了再膜拜他。

  佛陀死后你可以膜拜他。耶稣死后你可以膜拜他。但是从来没有一个成道的人被盲目的、聋的、无意识的群众尊敬过、爱过。这造成了一个障碍。那就是为什么你不会发现有如此多成道的人。

  但如果你准备好要冒着危险,你可以决定在任何时刻成为一个佛,因为那不是去哪个地方的问题,那只需要向内看。

  可以用印度神话里面关于意识历史的部分来举例……

  人类的第一个时代,最开始,称为赛由佳(satyuga),意思是真理的时代。每个人天生就是一个佛,像小孩一样——没有恐惧、贪婪,是一个完美的和谐。这个和谐被这样形容,他们说第一个时代像一个有四只脚的桌子,是完美地平衡的。

  第二个时代——一只脚不见了。还可以保持一些平衡,但不像第一个时代一样的平衡。因为剩下的三只脚,第二个时代被称为特塔(treta),特塔的意思是三。

  第三个时代——另一只脚不见了,人类变得越来越贫穷。第三个时代称为德瓦帕(dwaper);德瓦帕的意思是二只脚。

  我们现在是处于第四个时代。那是个美丽的比喻:我们失去所有的平衡,我们只立足于一只脚上。在一只脚上你能站多久?在这个时代,生命的内在变得更贫穷……

  这个时代的譬喻不只是一个譬喻。它有它的重要性和意义。那显示出人类变得越来越不是活生生的,越来越不是全然的,越来越不是欢乐的。悲伤在四周围聚集着,黑夜似乎是永无止境的。

  而由于每个人都是悲惨的,任何新加入的孩子,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会以为这就是生命,那就接受它。每个人都是悲惨的、处于混乱和忧虑中,所以也许这就是生命的样子……除非你偶然遇到一个佛,这种机会越来越少,越来越不容易。

  当你看见一个佛,你第一个无意识的行为就是反对他,因为他触怒了你。他的存在是一个挑战——「为什么他如此快乐和平静,而为什么我却如此痛苦?他应该像每个人一样的活着。为什么他像一个单独的人(individual)一样的活着,好像这是他的权利一样?他应该是一只羊,他不应该是一个牧羊人。」他们无法容忍这种情况。他们自己最优越、最高峰的意识会使人们觉知到他们的潜力,于是人们摧毁他们。

  是的,他们可以膜拜……

  在死前,佛陀对他的弟子说:「不要制作我的雕像。如果你想要透过某些东西来记得我,只要透过这棵树来记得我。种这棵树,这棵菩提树,无论你什么时候想要纪念我。」

  三百年来,不是透过种树——这就是人类的无意识——人们盖寺庙,在里面放大理石做的树。五百年后,终于,他们想:「大理石树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不制作一个佛像?」

  在那个时候,并没有乔达摩佛的图片或画像。刚好,亚历山大大帝来到印度,而他有一个俊美的希腊面孔。你看到的佛陀的脸其实是亚历山大的脸。是根据他来制作佛陀的雕像。那是一个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实——因为没有别的办法,一个俊美的脸……佛陀八十岁的时候过世,亚历山大只有三十岁。那就是为什么所有佛陀的雕像看起来都像三十岁的人,他们不是八十岁的、疲倦的老人模样。

  现在有更多的佛陀雕像。在阿拉伯,「佛陀(buddha)」这个字甚至被当成雕像的同义字。一个稍微不同的词;雕像被称为budt。但那实际上是佛陀的名字,因为只有他的雕像在全世界到处都有。在蒙古、中国、高加索山、阿富汗都可以看得到。事实上,他的雕像变成每个伟大雕刻家其中一个最爱的雕刻对象。如果你可以制作一个伟大的佛陀雕像,那显示出你真的是个有创造力的艺术家。

  有数哩长的洞窟被雕刻成佛陀的雕像。而同样的人,活着时,很多次我们试着要杀死他。只因为一些意外,我们没成功——就像美国没能杀死我一样。

  二天前,有一个桑雅士告诉我,在美国有个人被关了一年半。罪名是他在1984年作了宣传,那时我也在那,只要给他五十万,他愿意杀死任何人。因为这个宣传,他被抓了。那个桑雅士到监狱探望他:「你的宣传有没有任何回应?」

  他说:「有,我有收到一个政府机构的响应。但我是一个职业杀手,我知道政府怎么运作的。他们说会给你五十万——然后他们告诉我整个计划……

  我们在小区入口旁有一个小湖泊,克里须那穆提湖。他们给他一个计划,知道我总会开车经过克里须那穆提湖……而那是一个安静的地方;小区在它的后面,方圆二十哩都没有人。

  「所以你在那放一个遥控炸弹。然后你藏起来——我们会告诉你藏在哪。我们会用直升机送你到那,这样就没人可以查的到。然后当车子和里面的人被炸了,我们会用直升机把你送走。」

  但一个职业杀手知道得很清楚……他只是拒绝。他知道政府会干这种事,但是他们从不会给钱。相反地,你完成了,他们会给你一枪,然后所有证据都被清除了。不但没有五十万元,死亡是你唯一的奖赏。那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

  政府机构一直在杀害人们,然后他们总是会杀死那个杀手。这样钱就省下了,证据也清除了。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他拒绝了。但因为他已经作了宣传,虽然他没犯罪,法院监禁了他。

  这个新证据显示出美国政府想要杀掉我。这个桑雅士试着找到更多消息来源。他想要写一本关于谋杀我的书。

  如果这就是你们如何对待和平的、安静的和觉知的人,而那是唯一能指出你自己的潜力的人,那世界上一定是越来越少佛陀,他们将会保持沉默。宣告自己等于是在创造敌对。世界上仍然还有少数的成道者,但是他们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而我从童年时就爱麻烦。所以当我成道了,我说:「让它成为一个最后的麻烦。」我完全的享受它……但那会让你知道,无意识的头脑如何阻止人们成道。

  我没有犯过任何罪,却一直被处罚,不断的换监狱。后来才知道美国检察官还要求国际警察逮捕我。但是他们说:「没有任何证据、法院命令,我们无法这样做。」被控告许多罪名,而且已经不光荣退休的美国司法部长埃德米斯(Ed Meese),甚至要求陆军总司令……而这个总司令笑了。他说:「历史上从没听说出动一个军队对付一个人。不只这样,而且还没有任何证据」;否则为什么不先要法院发出逮捕令?他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说服法院逮捕我。

  当我被逮捕时,我被十二个荷枪实弹的人逮捕,我问:「逮捕令在哪?」他们没有逮捕令。他们只有一张写着几个名字的纸。我说:「这些人不是你们逮捕的人。你们可以看我们的护照。」六个桑雅士和我在一起——他们在那——纸上不只有一个名字。但是他们仍然没在听。

  我觉得奇怪,美国被认为是民主的,而没有任何法院发出的任何逮捕令、任何理由或借口就逮捕这里的人。

  我对我自己的律师感到奇怪,因为当他们开始要求向法院保释……我的一个律师是一个桑雅士。我对他说:「你的出发点错了。首先你应该先问为什么逮捕我们:你们没有任何逮捕令,而且你们那张纸上的名字和这些被逮捕的人的名字不一样。没有任何要保释的问题。」

  但是那个桑雅士是一个年轻的律师,而他也找来他知道的最好的律师。这就是官僚政治的方式。他说:「我们会作每件事。你只要保持安静,因为任何你说的话可能会带来麻烦。现在他们还没有任何不利于你的证据。」

  我仍然认为我的律师从要求保释开始是错的。第一个问题应该是:「为什么这些人被逮捕?」逮捕我的人应该被惩罚。不应该有要保释的问题。但是他们从错误的问题开始,讨论如何保释。那六个桑雅士都被保释出来——除了我之外。

  三天后,甚至那个代表政府的律师也发表了愚蠢的声明——他们手上没有任何证明,但最后他说:「我接受我们无法证明任何罪名。」

  但那个法官说——一个女法官……那是第一次我认为也许女人掌权比男人掌权更危险。女法官说:「你无法证明任何事,但我仍然拒绝给他保释。理由?理由是他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人,他有数千个跟随者。保释金最多只要五十万元。他可以很容易就付出来;他后面有取之不尽的资源。」不是因为任何罪名,而是因为我可以很容易付出保释金,她拒绝给予保释。

  但实际的理由是要把我关着,换过六个不同的监狱。六小时的行程花了十二天。直到现在我们才从毒物专家那知道,他们少量的对我下毒;那就是为什么花了十二天。如果一次下毒量太多,人就会立刻死亡。而他们担心他们会被美国的人们谴责,所以他们不想要我死在监狱里。在十二天内慢慢的对我下毒,这样我就不会死在监狱里,但会对我的生命带来摧毁性的影响。

  后来他们承认:「我们一点也不想让他变成一个烈士,否则他会变成另一个耶稣。然后基督教会跟随他,我们会被全世界谴责。」

  你们错误的对待成道者。对任何成道者,从来没有,你们从来没有带着尊敬和爱来对待。你要如何期待有更多的人成道?整个环境都在反对成道。

在整个地球上创造一个觉知的野火

我们在这的努力是要创造佛陀们——不是一个或二个,而是数百万个,这样他们就不会这么容易的被摧毁。我们要在整个地球上创造一个觉知的野火(wildwire)。以前从来没作过这样伟大的实验。只有个人(individuals)可以成道,已经被群众折磨过的。

  我要世界知道,这不是一个我们满足于只有一个成道师父的地方。数千个桑雅士必须成佛。

  他们可以阻止我进去那二十一个国家,但是他们无法阻止我的桑雅士到那。我不需要到那去「腐化他们的道德观。」我会派出我的大使,我的传信人,我的桑雅士可以做到,不需要我来做。我的桑雅士甚至可以摧毁他们所谓的宗教;它们没有任何深度。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