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时代 法界转经轮大共修超度中心

法界转经轮超度大共修 微信zongf181818

 
 
 

日志

 
 
关于我

原创书稿近100万字:《全然接纳》《意识的觉醒》意识进化的次第。原创新学科《意识科学》。原创性博文。虽原创和引用大量新时代词汇,但宇宙真理不变。佛法是对永恒的生命真理,采用与时俱进的阐述。邪师恒沙之末世,修学必依清净传承为本!回归佛经祖论!研读原经文为本,祖师论著为辅!佛力为本,闻思为辅!吾所依传承者:弥陀释迦龙树天亲昙鸾道绰善导莲池藕溢印光也!此是佛力能量之管道,启佛力信心之门户,直达吾心海。心莲自开,往生业成!舍凡夫垢身,游极乐香光庄严。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 觉察并不意味着一切事情都是对的  

2015-07-18 20:5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章 觉察并不意味着一切事情都是对的

  钟爱的奥修,

  你说唯一的罪过就是不觉察。多年来我一直非常努力在一切境遇中看到好的,不管它看上去多么悲惨,但我还是不能理解怎么会没有错误。对我来说,像虐待儿童(ABUSE OF A CHILD)——不管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以及强暴女性都是错误的。它们怎么可能是好的呢?

  你能帮助我理解这些事情吗?

  我说过:觉察是唯一的美德,不觉察是唯一的罪过。

  现在我为难了。谁告诉你要把所有的事情都看成好的?你怎么会把我关于觉察的陈述解读为你必须把一切事情看成好的?你说你尝试了很久,试图在一切事物中看到美好,但是有小孩子受到身心上的摧残,有女性被强暴——这些事情怎么可能是好的呢?

  你似乎有点愚蠢。觉察意味着不做任何评判。你们一直对于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做出评判。那样你肯定会混淆。觉察不会从这种分别心(discrimination)中升起。

  觉察只是意味着像镜子一样观察任何事情,不对它做评判。当你的觉察成长,之前被看成罪恶的事情你只会把它看成是病态的。人们生病了。数千年来关于是非对错的教导毒害了他们,他们生病了。

  觉察对任何行为都没有论断。觉察只是去看它,是好的还是不好的,觉察没有批判。但首先要达成觉察。然后同样的事情也许会就看上去就不同了。

  比如说,强暴女性肯定是丑陋的。但谁要为此负责呢?社会,文化,宗教——它们一直试图把男女分开。你的身体对此一无所知,当你在深夜看到一个单身美女,你的生理就攻克了你们所谓的道德与宗教。

  但一样的,强暴女性未必绝对是不好的。也许她也在渴望。也许她对于没有人强暴她而感到失望。每个女人的内心深处都有被欲求的渴望,你对她的欲求越强烈,她就越是感到满足。强暴是对一个女人的终极欲求。你愿意为了拥有她而犯罪。你也许会被关上好几年,但你不在乎。

  在大多数案例里,你和那个女人都是在同样愚蠢的社会里长大的。他们告诉女人要与男人保持距离,他们教给她某种心态,要回避男性。即使有人被她吸引,她也要拒绝。

  在所有的语言里,几百年来诗人们一直在说当一个女人拒绝,她其实是答应。但在罗杰尼希小区这就不对了。在这里,当一个女人拒绝就是拒绝,当她答应就是答应。如果她拒绝,你就走运了!但不会有语意上的混淆。

  在这个小区里,四年来没有一个女人被强暴——但有几个男门徒被强暴了!这是新鲜的事情。男门徒都提心吊胆,不管他们在哪里现身,都有女人准备强暴他们!我们正在重新书写人类历史。

  但是你不能看事情只看表面。所有心理学家都同意一个女人被强暴是因为她内心深处渴望这样。这带给她巨大的自我,她非常美丽,非常可爱,以至于人们甚至愿意为她而死——有一些国家对强奸会判处终身监禁或死刑;那个男人还是渴求她。这是一种极大的满足——他为她铤而走险!

  所以不要肤浅地看待事情。但一个没有觉察的人必然只看表面。我强调的是不要判定一个行为是错的还是对的;在一种情况下,同样的行为也许是错的;而在另一种情况下,它又是对的。

  就在几天前,一个门徒写信给我说:「奥修,你制造了一个难题」——因为我之前曾说过:许多的人,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男人和女人一样,都是没有未经训练的爱人。他们没有被培训过。事实上,所有的事情都不让他们知道,他们一直保持无知。一个处女意味着什么?就是一个完全无知的人。

  所以,我才说把爱介绍给你的孩子的最佳方式就是,你们做爱的时候,孩子应该在边上玩耍。让他们在场。这其实是有重大意义的事情之一,因为迟早每个小孩都会发现你在对他的妈妈做什么。一开始他以为他的爸爸似乎是个野蛮人,在对可怜的女人嘿咻(pushups)。他想杀了这个男人,但孩子太小了……于是他压抑这个欲望,父母甚至不准他承认他看见了。

  你的小孩永远不能原谅你,因为你对这些事情遮遮掩掩。你甚至对他都不敞开。你嘴上说爱,但爱意味着许多事情:敞开,真诚,诚实。你让你的小孩对生命中最基本的一个事实毫不知情。

  小孩子非常聪明,每个小孩都带着巨大的聪明才智出生。然后社会、教育和宗教开始破坏他的聪明才智,于是等他长大了,他就是个白痴。但小孩子非常通透,你无法欺骗他们。所以我说过这完全OK——因为这是小孩子的必修课,教育最好是从小抓起。

  现在这个女人写信给我:「出现了一个问题:我们做爱的时候允许我们的小孩在旁边,现在他想和我做爱。他说:『如果爸爸可以做,我为什么不行呢?』我们不能说这是罪恶的,因为如果这是罪恶的话,为什么他的父亲要这样做,而且还允许他父亲犯罪呢?」

  在一个真正的人类社会,将不会有恋童。这种虐待存在是因为小孩子一直无知;他们感到好奇,非常好奇:「它到底是什么东西?」然后他们就会掉进别人的陷井。

  但是小孩子也能够理解。父母应该让他明白:「这是在训练你,让你观察做爱是怎么样的。等时机成熟,你长大了,你就会去做爱——那时就不要再犯我们犯过的错误。」

  让你们的做爱成为小孩子的一种深刻的领悟。也要让他意识到他还没到年纪。让你们做爱的地方成为一座神庙,让小孩子从一开始就感觉爱是某种神圣的事物。如果他知道相关的一切,那就没有人可以虐待他。

  现在问题出现了:谁应该为恋童负责呢?你们是有责任的。你们让你们的孩子无知,他们开始觉得被遮掩的事情里有某些东西。他们变得好奇;你越是隐藏它,他们就越好奇。

  如果它是公开的、开放的,小孩子就能够理解它——是的,会有一点问题,诸如小孩子想和他的妈妈做爱什么的。妈妈可以拥抱孩子,妈妈可以帮助孩子去理解:「看看我们的个子。等你长大了,你会找到一个美丽的女人,比我更美。」

  但是每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小孩觉得她是世界上最伟大和最美丽的女人,她不知道她正在给她的孩子制造一生的悲剧,因为现在他会踏遍整个世界去寻找她,但他不会找到。没有女人可以符合他母亲的标准。没有女人会带给他满足。对于小女孩来说也是如此。她们应该被充分告知——不只是在课堂上说说。那没什么帮助,她们反而会更加好奇。

  让做爱非常坦然。如果这种实践每天都在家里发生,哪里还会有问题呢?让你们的子女在场。让他们观看其中的美妙。让整个现象尽可能的神圣。这些孩子会永远尊重你们,因为你们对他们如此坦率,如此真诚;你没有向他们隐瞒任何秘密。任何像这样的问题——小男孩想和他们的妈妈做爱——都可以向他们说明——他们还没有成熟。有一天他们会长大,为了那一天我们正在训练他们。小孩子非常有接受性,非常有理解力。恋童存在是因为他们一直被他们的父母和老师留在黑暗里。爱像某种罪恶,必须在黑暗中进行,没有人去了解它。你在做某种丑陋的事情。在你的头脑里,它是某种丑陋的、不该去做的事情。你并没有享受它。

  享受吧!让做爱成为欢庆。

  当然,你们的孩子必须参与其中。

  当你们做爱的时候,他们至少可以围着你们跳舞,在你们边上唱美丽的歌,弹他们的小吉他,敲他们的小鼓。

  他们可以让做爱真正的欢庆起来!

  他们会理解:他们还是孩子,还不到年龄,他们很快会有自己的爱人。如果这种经验成为他们成长的一部分,他们的爱情生活将会有完全不同的韵味。

  所以就恋童而言,虐待小孩的人只是一个非常神经质的社会的受害者。

  为什么要强暴呢?我不明白,因为有多少女人就有多少男人,数量相等。为什么要强奸呢?

  当你违背一个女人的意愿去强暴她,那不可能是一种喜悦的体验。那更像是打架,而不是爱。但人们正在这样做,原因就在于社会彻底摧毁了他们拥有任何恋爱关系的可能性。社会能够使你们非常无知,让人难以置信。

  在中世纪,人们认为英国女皇的双腿不是分开的,而是合在一起的——因为她的服饰让你搞不清楚她的双腿是合在一起还是分开的。这是全英国公认的事实,女皇是独特的,她与众不同。没有女皇或国王有勇气说这是扯谈。

  现在没有人会信这种蠢事,因为裙子变得越来越短,很快它们就会消失。你们可以看到女皇的腿,你们会震惊,它们是分开的。它们和你们的腿,和每个人的腿都一样。但这种事不会告诉人民。合在一起的腿让女皇变得特别和特殊:他们是皇室,你们是平民。

  全世界在许多事情上、许多层面都采用了同样的做法。你们不希望你们的孩子知道你们会做爱。

  你们将会惊讶:在印度,父亲不能和他的小孩在长辈面前玩耍,那被视为很不礼貌。丈夫不可以在白天和妻子说话……因为在印度都是大家庭。一个家里有许多人——有五六十人——而房子又小又挤。

  有时候夫妻要看到对方的脸得等上好几年,因为他们只在深夜见面,还一句话都不能说,因为别人都在睡觉。房子又小又挤,同一个房间有其他人在睡觉。

  印度的离婚率增长非常缓慢是不足为奇的,而且只在少数教育程度高,比较富裕的城市——比如孟买,德里,加尔各答才有离婚。99%的印度人都不会想到离婚,原因就是在你能够和你老婆离婚之前,至少你得先看到她!在你知道她是个婊子之前你必须先和她对话!她必须和你交谈才能知道:「我的神!我嫁了一个多么大男子主义的家伙!」

  但这些事情不会发生。夫妻双方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秘密,没有隐私。他们在深夜相会,等大家都睡着了。他们尽可能迅速地做爱,因为也许有人会醒。

  我叔叔结婚的时候……我过去和他睡在同一个房间,我不让他和他老婆做爱。每次他从床上起身去找他的老婆,我就开始咳嗽。他就会退回床上去。

  几天后他告诉我:「有点奇怪,我一下床——整个晚上你都不咳嗽,你就在那个时间咳嗽。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要开始咳嗽?」

  我说:「我不知道。我也在想肯定有什么联系——你一下床我就咳嗽。我一直在想:『能有什么联系呢?』」

  但最终他不得不说出心里话。他说:「我了解你。我们结婚五个月了,我都没有碰过我老婆。我们不能说你应该搬到另一个房间去,因为没有别的房间愿意收留你。他们会问我原因,我不能说出真正的原因——五个月来这小子一直在折磨我!」

  我说:「我一直这样做是为了让你觉察——为什么要搞得这么神秘?为什么要把它搞成某种你必须藏在黑暗中的丑事?你从来没有阻止你,你可以和你老婆做爱;我会在那里照看一切!有一天我也会结婚,那……?谁来教导我呢?你们当我的老师,你们两个人来教我。」

  他说:「你太夸张了。如果你看着我们做爱,你就会在整个城市里散布谣言。其实我自己也对爱了解得不多,因为它从来没有被谈论或教导过。你直接就结婚了——包办婚姻。你都没见过女方。」

  对于99%的印度人来说,婚姻依然是命运的安排,由占星师来决定。他们甚至没看过对方的照片,他们不知道他们将和什么人共度一生。

  这种境遇制造了许多问题。恋童将会出现,强奸将会出现——因为有些女人一直无法找到丈夫,也许他们对于找到丈夫已经绝望。有些男人负担不起婚姻,他们勉强糊口,但这和生理冲动有什么关系呢?他们甚至不能去嫖妓,因为他们没有钱。结果强奸就成了他们生理本能的唯一出口。

  不要对强奸犯那么严厉。不要对被强暴的女性那么苛刻。这些都是社会制造出来的问题。要对社会文化非常严厉!

  在我的小区,有人去强奸是完全不可能的。我每天都收到女门徒的信:「那些男门徒都怎么了?他们好像对我们完全不感兴趣。他们回避,他们逃走,他们约会后从不现身。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吗?」

  没有什么地方出错。这是第一次,一小撮人把爱当成一件简单的事情。这是一种饱和状态。现在一个男门徒和许多女人做爱,他感到厌倦。他希望单独,他想要静心。谁还去强奸呢?不可能的!

  在外面的世界,几千年来一直都是男人追求女人,这被看成自然而然。它不是的。在我的小区是女人追求男人,男人逃开、躲避、找借口。这个小区证明你们几千年来都是安排出来的。它不是真实的,因为男性是性能力较弱的一方,女性的性能力则非常强大。

  所以几百年来一直只有妓女。只有现在,在非常繁华的地区,比如伦敦、东京,才有少量的男妓出现。不过一个男妓一次性就结束了,然后整个晚上就无事可做!

  女人一整晚都可以做事。她可以很容易搞定许多男人。奇怪的是,是男人去追求她,这完全违反真相。但男人是自我主义者——大男人主义。他只对困难的事情感兴趣,事情要有挑战性。

  女人从一开始就明白——只有她保持距离,成为对男人的一个挑战,变成他自我的一个难题,他才会有兴趣。但永远要记住,女人非常聪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而又不会过于遥远。因为如果你遥不可及,男人也许就灰心了,他也许会进入别的方向。她必须不远不近。这是一个微妙的范围。

  所以女人一直在戏弄男人。有时候她会靠近,男人会觉得:「现在时候到了!」——然后她又开始远离。这一直是男人追求女人的方式。如果我们承认我们的真实与本性,女人才会是追求者,而男人会被追求。

  前几天有人寄给我一个问题。一个女门徒问我:「当我顺从我的男人,出现了一些状况。我发现他不在那里,他在他头脑里的什么地方。」是的,没有男人喜欢女人顺从。你做错了,你违反了男性的心理。他希望强迫你顺从,那带给他巨大的成就感。但是你直接顺从……

  我想起了我的学生时代……每年都要举行一场摔跤比赛。我们设法说服了我们班上一个强壮的男孩参加比赛,我们会尽力支持他获胜。

  他非常抗拒,但我们鼓励他,夸奖他的肌肉、身材和训练。我们说:「这正是时候!不然你在体操上练出来的肌肉什么时候派上用场呢?——这就是时候。班里所有的同学都认为你会取胜。」

  但是在摔跤场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真正地令人侧目……他进入了半决赛,现在他要对决其他学校的学生。其他学校雇了一个职业摔跤手,他们假装他是个学生,说「他的年龄偏大,因为他一直留级。」大家都懂的——摔跤手的智商不高。

  但是我们担心我们推到前台去的男孩。面对那个巨汉,他看起来像个小矮人。但他做了一件无比美丽的事情:当摔跤开始的鼓声敲响,我们派出的男孩就仰面朝天躺在地上。这是印度摔跤的规则:一方必须坐在另一方的胸口上,另一方的整个身体必须碰到地面,他的背部必须着地。

  他躺下了。那个摔跤手站在那里,搞不清楚状况。这位同学说:「坐在我的胸口上吧!」那个摔跤手不知所措。他还是傻傻地站在那里,整个人群都在鼓掌:没有人见过那种摔跤!

  我们的校长叫那个男孩去问话:「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他说:「还能怎么样呢?不必要地挨打……那个人是职业摔跤手。开赛前我才知道那所学校作弊,所以我想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赢。我自己认输。」但对方无法鼓起勇气坐在他胸口上。有什么意义呢?——这个人已经躺下了。你坐在他的胸口,然后宣布你获胜了?这算什么胜利呢?

  绝对不要顺从。假装你不会顺从,那创造出挑战。暂时停止在小区里追男门徒。完全忘记他们,让他们静一点心,很快他们就会来追你。然后记住几千年来一直奏效的古老策略,它依然是每个人的心理状态。保持是一个挑战,然后男人就会产生兴趣。他对女人没那么感兴趣,他对挑战更感兴趣。你会发现不只一个男门徒追求你,许多男门徒都会追求你——如果你创造出挑战的话。这就是它的整个秘密。

  但所有的这些愚蠢都应该停止。人们应该接受事实,男性在性方面不如女性。尽管男人一直称女人为女性(fair sex),事实刚好相反:他才是女性。女人非常强壮。一旦男女的真相被接受,一旦女人心口如一,你们就解决了一个持续了许多世纪的难题。几百年来,诗人们一直歌颂女人是神秘的;即使你和她生活了一辈子,她的神秘还是原封不动。

  有人写信给我:「我也感觉女人非常神秘。我和一个女人生活了五年,但她还是不可预料。什么时候她要开始争执,什么时候她要开始扔东西,什么时候她会柔情似水,都没有办法知道。」

  我说:「现在不用麻烦了。去找我们的整形外科医生,Leeladhar,他会把你变成一个女人。然后你就会知道所有的神秘——男性的神秘和女性的神秘。」

  现在男人要成为女人,女人要成为男人是非常容易的,双方都可以知道彼此的困难与神秘。所有的这些诗篇都会被丢弃,所有的神秘都会被遗忘。

  本来就没有神秘。所以你找不到它——因为它并不存在!它只是你相反的一极。男人与女人是对立的两极,所以他们相互吸引。只有通过对立的一极创造才是可能的。只有通过对立的一极生命才能出现。

  同性恋的结局就是艾滋病。这可以很容易被预言,因为相似的能量聚合无法创造出生命,它们只能创造死亡。那就是艾滋病。

  这种情况没有发生在女同性恋身上,原因就是阴性的两极之间没有能量传输。双方都是阴性的,双方都是接受者,她们都不是输出者。所以现在世界上的女同性恋非常安全。如果女人有聪明才智,她们就会越来越多地转向女同性恋。男人不行,他已经结束了。

  艾滋病出于男同性恋。艾滋病不过就是死亡。所以记住一个简单的原理:相似的能量创造死亡,相异的能量才有张力创造生命。所以我才说同性恋是不自然的——除非你想自杀,那它就没问题。

  女同性恋不会创造死亡,因为她们之间没有能量传递。但她们不会有喜悦,性高潮的经验只有和对立的一极才有可能。

  每个小孩从小就必须清楚所有爱与性的可能性,以及所有的倒错和变态。那时就不会再有娈童。

  如果每个人都了解真相,我不认为还会有强奸。没有必要,男人可以直接询问女人。这更加文明和人性化。如果女人愿意,就不会发生强奸。如果女人不愿意,离开她是人之常情。让她去找她的男人,你再去找你的女人。

  有许多男人和女人,你一个女人都找不到的机率很小。所以为什么要做出强暴这样的事呢?你从中没有得到任何东西。事实上,你会感到内疚,你做了某些没有人性的事情。你侵犯了别人的领域。

  我没有说强奸是好的,我没有说恋童是好的。你怎么能这样解读我关于觉察的陈述,你开始观察一切事物,非常努力地想要看到其中的好?你似乎是个怪家伙。我说过:「不带评判地觉察」,你做的正好相反。你试图评判一种现象。当然你希望把它评判成好的——那是不可能的。

  有好的事情,也有不好的事情,没有必要强迫自己把不好的事情看成好的。但一个觉察的人有不同的视角。也许某些你无意识中认为不好的事情会变成好事,反之亦然。

  但觉察的人寻求的不是批判、谴责和评价。他只作观察,带着清晰。他的清晰告诉他什么是对的,不用任何努力——你的非常努力是不需要的。一个觉察的人要知道是非对错是最简单的事情。他也能够看到为什么错误的事情继续在发生。

  一定是文化、社会、世界的某些根部在不断催生有毒的花朵。而且肯定有人在照料这些植物,浇灌它们。

  你们的神职人员在这样做,你们的政客们在这样做,你们的心理医生在这样做,你们的教授们在这样做——因为这些人以你们的痛苦为生。他们以你们的某种错误为生。如果你们完全正常,他们就没用了。

  前几天晚上,一个我的顶尖治疗师,来自荷兰的Veeresh问我:「我们治疗工作的未来是什么?」

  我对他说:「我们的治疗是为了破坏所有让人类痛苦、分隔、精神分裂、疯狂、病态的东西。不过一旦我们的治疗摧毁了世界上所有的这些毒素,我们的治疗就不再有未来。它已经完成了它的工作,它不需要再继续存在下去。」

  「这一点必须要非常清晰,因为一旦你开始做某件事情,它就成了你的既得利益。然后一方面你继续做你的本职工作,去消灭疾病——但另一方面你又不断地创造它,因为没有它你将一无是处。」

  所以我的治疗师必须一开始就明白他们所做的不是永久性的。它只在人类的这个过渡阶段才需要。因为人们生病了,所以才需要治疗。他们的病不是真的,所以它可以轻而易举地被治愈。

  但永远要记住:你不应该成为一种持久的现象,因为这意味着你将不得不制造疾病。你不得不创造同样的老把戏——也许以新的名义。你必须有足够的勇气,当任务完成了,就退出这种工作。

  做个园丁,做个农夫、水管工人,或者做任何你可以做的事情。但是治疗不应该成为你的职业。这些是丑陋的职业。我们不得不采用它们,因为人类过去遭受了许多创伤,它们必须被治愈。但只要治愈它们,一旦它们被治好了,你就转行去做某些创造性的工作。

  帮助人类实现心理上的健康,这是你的慈悲。而不要成为所有这些被你帮助治愈的人永久依赖的源泉,这将会是更大的慈悲。你必须明白,当时机成熟,你就成为农夫、园丁——做任何你喜欢做的事情,不过要有创造性。

  治疗不是创造性的,治疗是破坏性的。

  它是要破坏一直以来被强加在人类身上的疾病。

  一个更为美好的人类世界将只会接受事实,而不会寻求虚构。

  我听说,一对刚结婚的夫妇去一个胜地度蜜月,但双方看着对方都有点害怕。两个人坐在一起聊天,夜晚几乎过了一半。最终女方说:「我们是来这里度蜜月而不是谈天的,我们在哪里都可以谈天。」

  男方说:「确实。但问题在于我有一个根深蒂固的长期习惯:我只能在黑暗里脱衣服。所以你先把灯关了,我就能脱衣服上床了。」

  女方说:「这是个非常奇怪的想法。你应该早说。」

  他说:「我知道我应该早说。还有一件事——最好还是全部说完。我的一条腿是假的、是人造的,所以我不能在灯光下脱衣服——你会看到我的腿。」

  女人咯咯地笑了。她说:「没有关系,因为我的乳房是假的,我的一只眼睛是假的,我的牙齿是假的。你不再设防,现在一切都是真实的。我们可以开着灯或在黑暗里脱衣服,随你喜欢,没有关系。我也在等……在想要怎么开口,要从哪里开始?这样整个晚上就过去了,这应该是我们最好的夜晚,是我们的蜜月之夜。」

  这是就是现实。每个人都对别人有所隐瞒——假腿,假乳房,假牙,假眼——每个人都试图隐藏。最好是坦然和诚实。

  如果人类决定坦诚,生命就可以变成庆祝。生命可以成为你需要的一切。生命给了你可以彻底活过它的机会,你却执迷在愚蠢的事情上,浪费了这个机会。生命不停地流逝,它不会等待你。

  你要从一切事情中找到好的,这是什么状况?谁让你这样做的?你要如何从假乳房里找到好的?有什么好的呢?美丽的平胸吗?你要从假牙里找到什么好的呢?你自然会烦恼——非常努力地相信其中一定有什么好东西。

  不要把你的时间浪费在不必要的探索上。

  人生是短暂的——享受它,把它舞出来,把它唱出来。

  我的陈述完全不是这样。所以我才一直对你们说,不要只是听我讲,要倾听我。你听到了某句话,然后用你的头脑进行诠释,认为你必须在一切事物中看到好的。

  连我都困惑了——这个解释似乎扯得太远了,完全不靠谱。但我的感觉是因为我说:「觉察就是好的,不觉察就是坏的」,这带给你困扰。

  我说过觉察就是好的——你没有变得觉察,反而开始变好和去看出好。它不会那样发生。觉察必须是第一位,然后你才能变好。觉察必须先发生,其余的一切都是随之而来。觉察并不意味着一切事情都是好的。如果一切都是好的,「好」本身就没有意义了。

  觉察会让你意识到什么好的,什么是不好的。觉察会指引你朝向好的,避开不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