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时代 法界转经轮大共修超度中心

法界转经轮超度大共修 微信zongf181818

 
 
 

日志

 
 
关于我

原创书稿近100万字:《全然接纳》《意识的觉醒》意识进化的次第。原创新学科《意识科学》。原创性博文。虽原创和引用大量新时代词汇,但宇宙真理不变。佛法是对永恒的生命真理,采用与时俱进的阐述。邪师恒沙之末世,修学必依清净传承为本!回归佛经祖论!研读原经文为本,祖师论著为辅!佛力为本,闻思为辅!吾所依传承者:弥陀释迦龙树天亲昙鸾道绰善导莲池藕溢印光也!此是佛力能量之管道,启佛力信心之门户,直达吾心海。心莲自开,往生业成!舍凡夫垢身,游极乐香光庄严。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八章 叛逆者抛弃的是过去  

2015-07-18 21:3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章 叛逆者抛弃的是过去

  钟爱的大师,

  抛弃世界和社会是叛逆精神(REBELLIOUS SPIRIT)的一部分吗?

  Maneesha,人类的整个过去充满了那些抛弃世界与社会的人。弃俗(Renunciation)几乎已经成了所有宗教基本原则的一部分。

  叛逆者抛弃的是过去。他不会重复过去,他把某些新事物带入这个世界。那些逃离世界与社会的人是逃避者。他们实际上放弃了责任,但他们不明白一旦你放弃责任,你也放弃了自由。生命中的这些事物是错综复杂的:自由与责任相辅相成,共同存在。

  你越热爱自由,你就越是乐意接受责任。但是在世界与社会之外没有任何责任的可能性。这一点必须牢记,我们学习的一切都是通过责任来学习。

  过去破坏了责任(responsibility)这个词的美。他们把它几乎等同于义务,它并非如此。义务是某种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它是你灵性奴役的一部分。你对长辈有义务,对妻子有义务,对孩子有义务——它们不是责任。理解责任这个词非常重要。你必须把它一分为二:回应和能力(response and ability)。

  你只能以两种方式行动——一种是反应,另一种是响应。反应来自你过去的制约,它是机械性的。回应来自你的临在,觉察,意识,它是非机械性的。发展响应能力是成长最重要的准则之一。你不是服从任何命令,遵守任何戒律,你只是遵循你的觉知。你像一面镜子一样映照出整个境遇,然后响应它——不是出于你的记忆,不是出于过去相似境遇的经验,不是重复你的反应,而是新鲜的、崭新的行动,就在这个片刻。这个境遇不是旧的,你的回应也不是旧的——两者都是新的。这种能力是叛逆者的品质之一。

  抛弃世界,逃到深山老林,你就逃离了学习的环境。在喜玛拉雅山的山洞里你不会有任何责任,但是记住,没有责任你就不可能成长;你的意识会停滞不前。成长需要面对、遭遇、接受各种责任的挑战。

  逃避者是懦夫,他们不是叛逆者——虽然至今为止他们一直被认为具有叛逆精神。他们没有,他们只是懦夫。他们无法处理生活。他们知道他们有缺点、有短处,他们认为最好是逃避;因为这样你就永远不用面对你的缺点与短处,你永远不用面对任何挑战。但是没有挑战,你要怎么成长呢?

  不,叛逆者不可能抛弃世界与社会,但他确实抛弃了许多其他东西。他抛弃了社会强加在他身上的所谓道德;他抛弃了社会强加的所谓价值观;他抛弃了社会赋予的知识。他并不抛弃社会本身,但他抛弃了社会赋予他的一切。这是真正的弃俗。

  叛逆者生活在社会里面,斗争,奋斗。呆在大众里面,不随大流,而是遵从一个人自身的良知,它是一个巨大的成长机会。它使你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它带给你一种尊严。

  一个叛逆者是一个斗士,一个战士。不过你怎么可能在喜玛拉雅山的洞穴里当一个战士呢?你要和谁战斗呢?叛逆者呆在社会里面,但他不再是社会的一部分——那就是他的弃俗,那就是他的叛逆。他不是顽固的,他不是强硬的,他不是一个自我主义者;他不是一直盲目地战斗。

  如果他发现某件事情是正确的,他就服从,但他服从是因为自己觉得正确,而不是因为这是别人下达的命令。如果他看到它不正确,他就不服从,不论任何代价。他宁愿接受十字架刑,也不会接受任何灵性上的奴役。

  叛逆者的处境令人无比振奋:每个片刻他都要面对各种问题,因为社会有限定的方式,固定的模式,僵化的理念。叛逆者不可能顺从这些僵化的理念——他必须跟随他内心微小的声音。如果他的心拒绝,没有方法,没有权力,没有力量可以强迫他接受。你可以杀掉他,但你无法摧毁他的叛逆精神。

  他的弃俗比佛陀、马哈维亚和无数其他人更加彻底——他们只是抛弃社会,逃进了深山老林。这是比较容易的方式,但是非常危险,因为它不利于你的成长。

  叛逆者抛弃社会而又呆在社会里面,一刻接一刻地斗争。以这种方式,不仅他成长了,他也让社会认识到许多事情一直被认为是对的,其实是错的;许多事情一直被认为是道德的,其实是不道德的;许多事情一直被认为是明智的,其实不然。

  比如说,世界上所有的社会都赞扬女性的贞洁。这是一个被普遍接受的观念,女性应该在婚前保持贞洁。女性的阴道口有一块又小又薄的皮肤阻隔,如果女人和别人做爱,那个小的阻隔可以阻止精子与卵子相会。

  男人最关注的事情就是这一小块阻隔是否完整。如果它不完整,那个女孩就不是处女。有时候虽然女孩是处女,但是骑马、爬树或出意外都可能导致那一小块阻隔破损,形成漏洞。

  在中世纪,她不可能再找到一个丈夫,于是有医生制作人工处女膜,修复它,让女性看上去是处女,不管她到底是不是。愚蠢是没有极限的。

  事实上,贞洁不应该成为一个真正有理解力的社会的一部分。贞洁意味着一个女人不知道她将在结婚后面对什么。一个更有慈悲的社会将会让男孩与女孩在婚前就了解性,这样他们就完全清楚他们的去向,他们到底想不想这样。应该允许一个女人在结婚前了解尽可能多的男人——这同样适用于男人——因为在确定一个合适的伴侣之前,唯一的了解方法就是经验许多伴侣,和不同类型的人相处。

  但是无知一直在贞洁,在道德的名义下横行霸道。

  没有任何理由去支持无知。如果世界上结婚的人这么悲惨,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结婚前他们没有被允许去了解许多男人或女人。否则他们会更有理性,会选到与他们和谐匹配的人。

  人们去看星相——好像星星会操心你和什么人结婚,好像星星会对你感兴趣!人们去看手相,好像你的掌纹可以给你找到合适伴侣的线索。人们去算八字(Birth charts)……这些东西都是不相关的。你和你女人的出生时间跟你们将在一起生活没有关系。但这些都是合理化解释。人们试图安慰自己,认为他已经想方设法寻找合适的伴侣。

  只有一种找到合适伴侣的方式:那就是让年轻的男孩与女孩尽可能多地结交伴侣,这样他们就能够知道女人与女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差别。他们就能够知道哪些人和他们水火不容,哪些人和他们不冷不热,哪些人和他们会有激情与和谐。除此之外,没有找到合适伴侣的方法。

  一个拥有叛逆精神的人必须觉察每一种观念,不管它有多么古老,他会按照他的觉知与理解来响应——而不是按照社会的制约。这是真正的出世。

  老子,一个真正的叛逆者——比佛陀和马哈维亚更加正宗,因为他呆在世界里,在世界里斗争——依照他自己的光明而活,他斗争而不逃避。他变得非常贤明,连皇帝都来邀请他担任宰相。他直接回绝了。他说: 「这不可行,因为我们不太可能对事情得出相同的结论。你按照祖先的遗训生活,我按照自己的良知生活。」但是皇帝坚持,他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他第一天判案,一个小偷被带上堂,他偷窃首都里最富有的人——他已经认罪了。老子判处富人和小偷一起监禁6个月。那个富人说:「什么?我被盗窃了,我是个受害者,我还要受到处罚?你是疯了还是怎么了?历史上还没有过被偷钱的人受处罚的先例。」

  老子说:「事实上,你的刑期应该比小偷更长——我已经从轻发落——因为你囤积了这个城市所有的钱。你以为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是谁让这些人穷到不得不变成小偷?你是有责任的。」

  「这将会是我在每一起盗窃案上的判决,两个人都要入狱。你的罪行更深,他的罪不算什么。他是个穷人,你要为此负责。如果他从你的财富里偷走一点,那是小罪。那些钱属于许许多多的穷人,你是从他们手里得到的。你变得越来越富,许多人变得越来越穷。」

  那个富人想:「这个人似乎是个疯子,他完全疯了。」他说:「我希望有机会面见圣上。 」他非常有钱,连皇帝都向他借过钱。他告诉皇帝事情的经过。他对皇帝说:「如果你不把这个人革职,你就会像我一样被关起来——因为你所有的财富从哪里来的?如果我是个罪犯,你就是个大罪犯。」

  皇帝看到了这种形势中的逻辑。他告诉老子:「也许你是对的,我们很难得出同样的结论。你被解职了。」

  这个人是一个叛逆者;他生活在社会里,他在社会里斗争。一种叛逆的思想只能是他这样的思维方式。他不作反应——本来有很多先例与法律文本。他没有去看法律文本与先例,他往内在看自己的本性,他观察这个境遇。为什么有这么多穷人?什么人要为此负责?当然是那些变得过于富有的人,他们才是罪魁祸首。

  一个叛逆者抛弃社会的理想、道德、宗教、哲学、仪式和迷信,但并不抛弃社会本身。他不是一个懦夫,他是一个勇士。他必须打出一片天地,他必须闯出道路,让其他的叛逆者可以跟进。

  就世界而言……世界和社会不是一回事。在过去,所谓的宗教人士将社会与世界一起抛弃。叛逆者会和社会斗争,抛弃它的理想,他会热爱世界——因为这个世界,这个存在是我们生命的源泉。抛弃它就是反对生命。然而所有的宗教一直都反对生命,否定生命。

  叛逆者应该肯定生命。他会带来所有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更可爱的价值观,让世界变得更加丰富多彩。这是我们的世界——我们当中有它,它当中有我们——我们怎么能抛弃它呢?抛弃它我们还有什么地方可去呢?喜玛拉雅山上洞穴里的世界和本地市场里的世界是一样的。

  这个世界必须被滋养,因为它滋养你们。这个世界必须得到尊重,因为它是你们生命的源泉。你内在流淌的所有汁液,所有发生在你身上的喜悦与庆祝,都来自于存在本身。你不是要逃离它,而是要深入它;你应该将你的根深深地扎进生命、爱与欢笑的源头。你应该跳舞和庆祝。

  你的庆祝将会带你更接近存在,因为存在就是持续的庆祝。你的喜悦,你的幸福,你的安宁会带来群星与天空的宁静;你与存在和睦相处将打开它蕴藏的所有神秘之门。成道没有别的方式。

  不要谴责这个世界,要尊重这个世界。叛逆者会荣耀存在,他对生命有极大的敬意,不管祂以什么形式存在——男人,女人,树木,山峰,星星。不论以什么形式存在的生命,叛逆都怀有一种深深的敬意。那会是他的感激,他的祈祷;那会是他的宗教,他的革命。

  成为叛逆者就是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一种彻底新式的生活;它是新人性和新人类的起点。

  我希望整个世界都变得叛逆,因为只有处于那种叛逆的境界,我们才会发挥出我们所有的潜能,我们才会芬芳四溢。我们不会压抑个体,像从古至今的人类一样……最压抑的动物。连小鸟都更自由,更天然,更与自然同步。

  当太阳升起,它不用去敲每棵树:「起床了,夜晚结束了。」它不用去每个鸟巢:「开始唱歌,时间到了。」不,只要太阳升起,花朵就自动绽放。小鸟开始鸣叫——不是一个来自上头的命令,而是一种不可违的天性,出于喜悦,出于幸福。

  我曾经在一所梵语学院当教授。因为暂时没有教授的公寓,我又是一个人,他们就安排我住在学生宿舍。那是一所梵语学院,奉行过去的传统仪式:每个学生必须在每天凌晨4点起床,洗一个冷水澡,在5点钟列队进行祈祷。

  多年来我习惯于自己在清晨的黑暗中起床……他们没有注意到我是个教授,因为我还没有开始教学。

  政府把我派到那所学院是个失误,因为我并没有教梵语的资格证。政府纠正这个错误花了6个月的时间。官僚机构的速度最慢,正如光的速度最快一样。它们是对应的两极:光与官僚。

  所以我在那里无事可做,学生们也不知道我是个教授……他们没有祈祷,而是咒骂上帝,咒骂校长,咒骂这整个仪式;在冬天洗冷水澡——这绝对是强制性的。

  我听说了这些情况。我说:「这很奇怪……没有祈祷,他们做的刚好相反。也许在这个学院他们忍受了6年: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再祈祷。他们再也不会早起,永远不会。这6年受折磨的体验已经够了。」

  我告诉校长:「让祈祷变成义务是不对的。祈祷不可能变成强迫的,爱不可能变成强迫的。」

  他说:「不,这不是一个义务的问题。即使我取消这种强制性的规定,他们还是会祈祷。」

  我说:「你试试看。」

  他取消了那条规定。除了我,没有人在4点钟起床。我4点钟去敲校长的门。他自己也在睡觉——他一直在睡觉,他本人从不参加祈祷。我说: 「现在去看看吧;500个学生没有一个起床,没有一个学生在祈祷。」

  小鸟歌唱不是出于义务。这只杜鹃鸣叫不是因为总统下令,不是因为情况紧急——它只是与太阳,与树木共同欢庆。

  存在是一种持续不断的庆祝。花朵绽放不是由于任何命令——这不是义务。这是一种回应——是对太阳的一种回应,是一种回敬,一种祈祷,一种感激。

  一个叛逆者自然地生活,自发地回应,他变得安心与自在。他是一个存在性的生命。这是叛逆者确切的定义:存在性的生命。存在就是他的神庙,存在就是他的经典,存在就是他所有的哲学。他不是一个存在主义者,他是存在性的,这是他的经验。

  他放松地与树木、河流、山川同在。他不弃俗,他没有谴责;他的心里只有崇高与感激。对我而言,这种感激之情是唯一的祈祷。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