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时代 法界转经轮大共修超度中心

法界转经轮超度大共修 微信zongf181818

 
 
 

日志

 
 
关于我

原创书稿近100万字:《全然接纳》《意识的觉醒》意识进化的次第。原创新学科《意识科学》。原创性博文。虽原创和引用大量新时代词汇,但宇宙真理不变。佛法是对永恒的生命真理,采用与时俱进的阐述。邪师恒沙之末世,修学必依清净传承为本!回归佛经祖论!研读原经文为本,祖师论著为辅!佛力为本,闻思为辅!吾所依传承者:弥陀释迦龙树天亲昙鸾道绰善导莲池藕溢印光也!此是佛力能量之管道,启佛力信心之门户,直达吾心海。心莲自开,往生业成!舍凡夫垢身,游极乐香光庄严。

网易考拉推荐

公案4 丹霞坐在文殊菩萨雕像上  

2015-10-29 18:2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案4  丹霞坐在文殊菩萨雕像上

不只是在这个城市……很快整个日本都知道丹霞。他非常自然,那就是为什么马祖给他天然这个名字。事实上,他没给他任何名字,但是丹霞坐在文殊菩萨雕像上,诸佛历史上其中一个最自然的存在。

  看到丹霞坐在文殊菩萨雕像上,所有和尚都不敢相信他们看见的:「他是什么样的和尚啊?他在亵渎其中一个最伟大的佛。」他们请他的师父马祖来看:「一个陌生人坐在文殊菩萨雕像上。」

  马祖来了,看到丹霞,然后说:「我子天然,我的儿子是非常自然的。」

  他以不做作的优雅坐在那。丹霞立刻从雕像上下来说:「这是我皈依的名字。从现在起,我叫做丹霞天然。」如此的像小孩一般的,如此自然。

  他没有任何教导……人们来见他,坐在他身边。有时候他笑,有时候哭。然后人们问:「是什么原因?你有时候笑,有时候哭。」然后他总是给同样的答案:「我为你哭,我为我笑。」

  他是正确的,绝对的正确。

  你知道我的眼泪吗?我从未在你们面前哭过。我必须在我的毯子下哭。我享受你们的笑,但是我知道那仍然不是自然的。那是因为笑话造成。我想要你们没有原因的笑,只是出自全然的笑。你为什么需要任何原因?你为什么需要任何借口?笑只是你身体健康的表达,你无物的表达。笑只来自存在的源头。

  整个存在都充满着笑,但是你没听到。以不同的方式它在笑,以不同的方式它在舞动,以不同的方式它在唱着狂喜的歌。

  但是我的感受和丹霞天然一样:为你感到悲伤,因为你还没达成无物。所以他的眼泪是为了其他人,他的笑是来自他的无物。

  所以没有看到任何矛盾——并没有矛盾。眼泪是为了别人,因为他们可以成为佛,但是他们在拖延。笑是为了他自己——「多么奇怪!在这么疯狂的世界,我还能变成了佛。你可以找到比这更大的玩笑吗?」

  在这个称为疯人院的地球,有些人变成了乔达摩佛,有些人变成了丹霞天然或马祖……这不是非常荒谬吗?这没什么原因。

  所以他在笑这个奇怪,在这个存在里某些人开花了,某些人只有悲哀和悲惨。

  所以他的眼泪是真实的——出于他的慈悲。他的笑也是真实的——出于他的全然的喜乐,看到他自己已经达成了而其他人只是继续轮回。

  在南非有一种特别的虫。它非常像人,它的行为非常人性。它总是跟随领导者。你会看到几千条虫在一条直线,就好像有人在它们前面移动,所以它们也跟着移动。

  有个科学家在研究这种领导者和跟随者的奇怪行为。他有个桌角扬起的像盘子一样的圆玻璃桌,他在那上面放领导者。然后他继续放其它虫在它后面一直到形成一个圆。它们开始圆形的移动——因为现在没有地方可以去。也没有地方可以停下,因为在前面的虫一直移动——直到它们全都死了,只是完全的精疲力尽而死。但是直到他们咽下最后一口气,它们从未停下。它们继续着、继续着,最后它们都死了,一个接着一个。老的先死,然后年轻点的变老了,然后再死掉,然后更年轻的变老了,再死掉。

  七天内整个桌子充满着死虫。研究它们的科学家说它们非常人性——那正是人类的行为。

  有些人跟随耶稣基督——没人知道这家伙是谁,他是神智清楚的吗?你有曾经怀疑过吗?所有他的行为看起来是反常的,他的狂热声明。只有一个疯子可以做出那些声明——但是数以百万计的人跟随他好几世纪。二十个世纪过去了,有几百万人跟随着他而死?他们不知道他去哪了,他是谁。这就是信仰者的方式。

  禅不适于信仰者,而适于发现者。它不适合从未冒着风险去想他们跟随的是谁和为什么跟随的迟钝人们。你为什么是印度教徒?——只因为你意外地生在印度教家庭。那个意外就决定你的命运。你为什么是基督徒?

  但从没人怀疑过。

  思考这件事似乎是个困难的工作,因为它会带给你很大的失望。它会带走你的谎言,然后你就会突然发现你是赤裸的。它带走你的慰藉,然后你突然落入不安全感里。所以最好让你的眼睛闭上,紧紧的闭上,以免当你没有作到充分的警告要他们紧紧的闭上眼睛时,他们自己张开眼睛。这是一个瞎子跟着另一个瞎子的方式,不知道第一个瞎子去哪——而第一个人几乎是死去的。二千年过去了,人们仍然在跟随瞎眼的——不只是瞎子,而是已经死去二千年或五千年的瞎子。

  禅让你看到那个问题,意外不是你的命运。成为存在的,才是你的命运。所以抛弃跟随,用你自己的脚站着,然后向内看。跟随总是向外看。向内看你就会找到永恒的和平。当然,在那个永恒的和平下,你必须消失,但那是全然喜乐的消失。

  生存是一种紧张。

  死亡是一种放松。

  一个(日本)三行俳句诗:

  一棵老松树讲着智慧的道,

  一只小鸟

  呼喊着真理。

  你只需要够警觉,然后你就会发现整个自然充满智慧,整个存在从不同的源头呼喊着真理。

  「一棵老松树讲着智慧的道,

  一只小鸟

  呼喊着真理。」

  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俳句诗。你只需要张开眼睛、接受性的、敏感的、觉知的,然后整个存在变成你的家。

  禅和你的放松有绝对的关系,因为只有在放松中,一个人才能非常深的沉入到生命的最初源头。在那里一个人会找到如此的喜乐以致于谁还会在乎一个人是存在或不存在的?喜乐会在乎,生命会在乎,存在会在乎,成道会在乎。

  语言的贫乏使我们必须说一个人是成道的——因为当成道发生,那个人消失了。只有成道存在。

  你不能说乔达摩佛是一个成道者,因为他已经不再在那。只有当一个人不再在那,才是成道——完全发光的存在。智慧从每个角落流向你,每只小鸟都在宣扬真理,每朵花都在宣扬美,每座山,每条河……数以千计的荣光。

  当你消失,整个存在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现象。因此,你是唯一的问题。如果你可以溶解你的问题那意思是你必须溶解你自己。

  所以没有人会来拯救你,只有把你自己溶入到最终的。没有比这更伟大、庄严、更奇迹般的事了。

  溶解(dissolving),就是禅的宣言。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