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时代 法界转经轮大共修超度中心

法界转经轮超度大共修 微信zongf181818

 
 
 

日志

 
 
关于我

原创书稿近100万字:《全然接纳》《意识的觉醒》意识进化的次第。原创新学科《意识科学》。原创性博文。虽原创和引用大量新时代词汇,但宇宙真理不变。佛法是对永恒的生命真理,采用与时俱进的阐述。邪师恒沙之末世,修学必依清净传承为本!回归佛经祖论!研读原经文为本,祖师论著为辅!佛力为本,闻思为辅!吾所依传承者:弥陀释迦龙树天亲昙鸾道绰善导莲池藕溢印光也!此是佛力能量之管道,启佛力信心之门户,直达吾心海。心莲自开,往生业成!舍凡夫垢身,游极乐香光庄严。

网易考拉推荐

念佛感应之 佛力名号救度幽冥界  

2016-12-29 21:08:45|  分类: 佛力感应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念佛与冥

一、遍狱罪人皆得解脱

《经律异相》云:有王害父,七日当堕地狱。

一尊者教其称南无佛,王便一心念佛,七日不懈。

命终,至地狱门,称南无佛,

遍狱罪人,皆得解脱。

(莲池大师《阿弥陀经疏钞》)——


二、念佛一声,地狱兽退

人道也有到地狱中去工作的。大约在数十年前,在苏州有一位洪居士,他在十几岁时,有一次昏倒在地,他家里的人,急请医生来治疗,医生在他身上打针灌药,但是不能发生效果。在他身上仍是热的只是昏迷不省人事,家人不敢收殓;经过了三天,他自动的醒转来。

在他倒下的时间,他就被二个阴差请去,到地狱去办公;醒回来以后,亦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家人。但是,从此以后,一年至少要去十多次,每次都是三两天。因为常常如此,他家中人也认为常事,知道他是个阴差,也不十分惊惶了。

他对地狱众生中的痛苦,十分明了,他有时与大德高僧请益之时,就有透露一点,但在讲的时候心里仍有余悸。

他是个虔诚的念佛修行者,他有一次告诉家人,一句「阿弥陀佛」在阳间似乎是极平常的,可是在地狱中却能发生很大的效力。

他叙述过去:有一次见地狱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胡子的和尚,相貌非常庄严,手执拂尘。走到阎王殿,阎王见到,都从座站起,向他致敬;他在地狱中可以畅通无阻。他见地狱众生受苦,不时口中念佛,但是很奇怪,只是他一声佛号出口,地狱中的苦具便立刻停止。

有一次,这位洪居士看到一群狰狞的野兽正在追逐一个相识的人,那人惶恐万状,拼命逃向洪居士身边,那群野兽在后面追赶过来,洪居士连忙也学那位和尚,高声念了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居然也发生效力,那群野兽立刻退却。

所以洪居士知道念佛的好处,就非常虔诚的念佛。(白圣长老《往生念佛文讲话》)——

三、念佛一声,火化红莲

昔,天竺,阿输沙国中,有一婆罗门,愚痴不信,恶业严身。

其妇净信,解念佛定。

妇每劝夫曰「汝可念无量寿佛」,夫不随

此婆罗门多欲爱妇,情深染着,不知厌足。

时妇曰:「夫妇如双羽,汝如何不似我行?既不随我心,我亦汝不随,众不顺情。」

时婆罗门曰:「我愚痴故,不能持汝行,将如何?」

妇曰:「汝定一时,我修念佛定讫,击金鼓时,将唱南无阿弥陀佛,入寝屋方交卧。」婆罗门如言而行。

三年后,依微疾而卒;胁下尚暖,妇疑不葬。

五日方活,悲泣谓妇言:「吾死入镬汤地狱,罗剎婆以铁杖打罪人,打动镬缘,即谓汝金鼓声,不觉高声唱『南无阿弥陀佛』。

尔时地狱如凉池,莲花弥满其中,

声所及,罪人皆生净土。

罗剎白王,王放吾还曰:

以此奇事,传说人间。

即说一偈云:

若人造多罪

应堕地狱中

才闻弥陀名

猛火为清凉」


婆罗门忆持而再说,闻者欢喜矣。

(《三宝感应要略录》引《外国贤圣记》、净土圣贤录)——


四、劝人念佛,合生净土

唐朝,房翥暴死,至阴府见阎罗王。

王曰:「据案簿,君曾劝一老人念佛,已生净土。

君承此福,亦合生净土,故召来相见。」

翥曰:「先许金刚经万卷,巡礼五台,未欲往生。」

王曰:「诵经巡礼,固是好事,不如早生净土。」

王知志不可夺,乃放还。

以此知:劝人修者,非徒往生,

又感动幽冥也。

(王日休《龙舒净土文》卷五)——


五、


六、阎罗王劝蒋婆念佛

镇江金坛县株林村蒋婆,年七十许,

死至阴府,命未尽,当还。

阎罗王问云:「汝能念经否?」

对云:「不能。」

王云:「汝不能念经,但念阿弥陀佛。」


既放还,蒋婆谓阎罗王教我念佛,

更无可疑,故常念此佛名。

近百二十岁方终,

其生净土,定可必矣。

岂非以其念佛而又延寿乎?

何其寿之多也。

金坛士人张延芝为予言之。

(王日休《龙舒净土文》卷八)——


七、冥府除名,预生净土

宋朝,江公望,严州人,登进士第。

与妻俞氏,蔬食清斋,修念佛三昧,

曾著《念佛方便文》。

有子早亡,现梦于其舅,

乞公望就天宁寺,诵《宝积经》,

祈生善处;且言见冥中金字碑云:

「江公望,身居言责,志慕苦空;

躬事焚修,心无爱染。

动静不违佛法,

语默时契宗风。

名预脱乎幽关,

身必归乎净土。」

后无疾而终。

(宋史、乐邦文类、净土圣贤录)


按:发出离心,即冥府除名;

发愿生心,岂不净土挂号乎!

此是自力,何况他力——


八、冥示念佛,必出苦海

清朝,高士桢,字廷三,钱塘人。

其先世居山阴梅里,故自号梅溪道人。

年五十一,病入冥中,游视地狱。

有冥官嘱云:

「尔今回去,要一心念佛,

一心行善,定能出苦。」


士桢识之,三日苏,病良已。

发心念佛,行诸善法,

回向西方,并转以教人。


如是二十五年,至年七十五,

临终三日前,自知时至,

曰:「今离苦恼矣,奉劝世人,

及早修持,无诒后悔。」

泊然而逝,时乾隆三十五年(一七七○)十二月。

(种莲集、净土圣贤录)


按:以己功德,回向西方,此自力也;

弥陀功德,回施众生,此他力也。

自力尚得往生,何况他力——


九、水中劝言,念佛不死

中书令岑文本,江陵人。少信佛,常念诵《普门品》。

尝乘船于吴江,中流船坏,人尽死。

文本没在水中,闻有人言:

「但念佛,必不死也。」

如是三言之。

既而随波涌出,已着北岸,遂免死。

文本自向临说云尔。

(唐临《冥报记》卷中)——


十、念佛延生,鬼吏不近

京兆殷安仁,家富于财,素事慈门寺僧。

以义宁(六一七)初,有客寄其家停止,

客盗他驴皮,馈安仁。


至贞观三年(六二九),安仁遂见一人于路,

谓安仁曰:「官追汝,使人明日至,汝当死也。」

安仁惧,径至慈门寺佛堂中,经宿不出。

明食时,果有三骑,并步卒数十人,皆兵杖入寺。

遥见安仁,呼出。

安仁不应,而念佛诵经愈精。

鬼谓曰:「昨日不即取之,今其修福如此,何由可得?」

因相与去。

留一人守者,谓安仁曰:「

若往日杀驴,驴今诉君,故我等来摄君耳。

终需共他对,不去何益?」


安仁遥答曰:「往者盗自杀驴,但以皮馈我耳。

非我杀,何为见追。请君还为我语驴,

我本故不杀汝,然今为汝追福,

于汝有利,当舍我也。」


此人许诺:「驴若不许,我明日更来;

如其许者,不复来矣。」言毕而去。

明日遂不来。


安仁于是为驴追福,而举家持戒菜食云。

卢文励说云:安仁今见在。

(唐临《冥报记》卷下)——


十一、念佛悔过,可度八难

宋朝,沙门僧规,不勤修业,好游白衣家。

永和元年十二月五日,忽无病暴死,

经二日而苏愈。自说云:

被鬼卒缚至冥处,

主事者以秤称其罪福,而谓规曰:

「此称量罪福之秤也,汝福少罪多,应先受罚。」

俄有一人衣冠长者,谓规曰:

「汝沙门也,何不念佛?

我闻悔过,可度八难。」


规于是一心称佛。衣冠人谓吏曰:

「可更为此人称之,既是佛子,幸可度脱。」

吏乃复上匮称之,秤乃正平。

既而将规至监官前辩之,监官执笔观簿,迟疑久之。

又有一人,朱衣玄冠,佩印绶执玉版,

来曰:「算簿上未有此人名也。」

监官愕然,遂命左右放还。(节录自《冥报记辑书》卷一)——


十二、冥刑停止,念佛往生

徐雷,字电驱,浙江乐清人。

出身行伍,喜饮酒,好冶游,

烹割饮宴无虚日。


民国庚申元夕,梦见一人,手足缚四短柱,

二鬼卒以椿舂其背,惨酷可怖。

雷近视之,即己身也。


惊惧间,恍惚四肢被缚,背受痛击,痛而大号。

微闻空中念佛声,随口和之,顿醒,背犹作痛。

因大惧,追念平日邪行,愧悔交集。


既而猛然曰:

「吾闻学佛可了生死,得离地狱之苦。」

由是痛改前非,日诵《普贤行愿品》,

持弥陀圣号不辍。


既而病笃,犹力疾诵经,

空中常有白光,状如圆镜。

一夕谓其妻曰:

「明日佛菩萨来接引我,当清净室内,焚香预备。」

次日,沐浴衣冠,端坐念佛而逝。

(近代往生传、净土圣贤录)——


十三、念佛金钱,救主厄难

宁波一小民张斌,住崔尚书廊房,业织蒲鞋。

性好修行,长斋念佛。

夜以蒲鞋剪下草须,念佛一数珠,

即记一茎,装竹簏中。

每岁除夕,焚地藏殿宝库内,

已几十年矣。


适崔尚书患发背,死至冥府,冥君怒目,

数其平日过恶。崔公曰:

「能纵我回阳,一修福业,以赎罪乎?」


冥君曰:「汝所蓄皆作业钱,此间用不着。

汝租屋民张斌反有金钱,几仓在此,

能易一万来,罪可解矣。」


崔曰:「但释我回,此事极易。张斌赤贫,何以致此?」

冥君曰:「凡人斋戒,至心念佛一声,此间即注一金钱;

或又散心念佛一声,亦注一银钱。

张斌至心念佛,以蒲鞋须记数,积有几仓耳。」


遂放崔回阳,立呼张斌告曰:

「汝阴府积有金钱,可兑一万与我。」

张斌力言无,崔公曰:

「汝以蒲鞋须记数,烧地藏纸炉者是也。」

张斌曰:「此诚有之,若果有用,但随尊意。」

乃令书券,以实银一万易之,请僧焚券回向,崔疾渐愈。


张斌曰:「吾年已迈,无用此物矣。」

乃以其银造一大桥,费几千金;

复建一庵,接众至今,号张斌焉。

(戒显法师《现果随录》卷一)——


十四、宰割念佛,解苦脱苦

苏州,刘锡玄,字玉受,号心城,庚戍进士。

初为卢陵教授,应滇聘,道过黔中,

回泊舟邮亭,梦一长面伟人,

告曰:「某朱将曹翰也,予在唐朝为商,

过一寺,见一法师登高座,讲佛门《四十二章经》,

余发心,设斋一堂,随听经一座;

以此善因为小吏,从不脱官,

至宋初,升为偏将军,名曹翰。

征江州,久不下,怒屠其城。

自此以来,世世为猪,受人屠戮。

今公泊舟处,乃吾死所,

少顷第一受宰者,即我也。

有缘相遇,愿垂哀救。」


刘公蹶起,呼仆视船头,果屠门也。

少顷门启,抬一猪出,号声动地。

刘倡买载回,放之闾门西园内,

呼曹翰即应。

公刊因缘遍布,兼载《黔枝偶存集》中。


罢翁曰:「猪业性蠢,何能现梦?其能现梦者,仍是听经余惠也。余辛未时,同公听讲台教于即中堂。公口述其事,余至西园犹及见。此猪身好洁,呼曹翰即应,与人无异也。

然曹翰与曹彬,从兄弟也。武惠行军,不妄杀一人,勋荣冠世;

曹翰乃恣意屠城,致堕畜类,累生酬债。慈忍分途,苦乐异报如此。呜呼!能拨无因果也哉!」


又,王丹麓居士《遂生集》载,刘公梦中问曹翰:

「平日见汝等杀时,何法可救?」

曰:「每当屠割时,苦不堪忍,

惟闻念佛音声,遂解其苦。

望公凡见屠杀割裂,经汤镬熟食时,

乞念阿弥陀佛,或准提咒,

不独解苦,且有脱苦之益。」

言讫,悲涕谢去。

(戒显法师《现果随录》卷三)——


十五、教梦中鬼,念佛升天

民国八十二年(一九九三年)底,当我就读高三时,某个晚上,我做了一个奇特的梦,梦中我看见一位年纪约二、三十岁的小姐,在离我家不远的忠孝东路四段华南银行对面的斑马线上淋雨,面容忧戚,似有心事困扰。由于不忍看她淋雨,我便邀她一起顺道撑伞。

当我们一起撑伞时,她便告诉我她的悲惨遭遇。

其实,她早已在某日的下午四点多时,骑机车被车子撞成重伤,而肇事者在目睹骑机车的她被撞伤后,赶紧开车逃逸,完全不理会受害者,让他延误就医,而丧失生命。

此刻她的神情充满忿恨、不平,很想找肇事者报仇,却又无能为力,而显出孤立无援、无可奈何之情。

听完她悲苦的叙述,内心为之怜悯不已。

于是,我劝她称念「南无阿弥陀佛」,

因为只有慈悲的阿弥陀佛能解救她的痛苦,将她带往极乐净土,

在净土中的人们,每个人都会心中充满希望与喜乐,不再彷徨无助。


在听完我的劝告后,孤立无援的她,念起了「南无阿弥陀佛」,称念数声之后,顿见满面愁容的她,转为安详和乐,

并且蓝黑色的衣服也立刻变成白色,

全身似乎焕发着白光,缓缓升上天空,

渐渐地离我越来越远,而我也衷心地祝福她。


隔天,为了证实此梦是「实梦」还是「虚梦」,便特地到忠孝东路四段明曜百货隔壁的华南银行打听,证实在不久前的下午四、五点左右,的确有位骑机车的女生,在此处发生车祸,而肇事者逃逸。(台北林纪妤笔)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